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专题新闻» 研究生博言厚道名家专访系列»
【博言厚道】科学精神 人文情怀——访第六临床医学院院长陆林教授
发布日期:2017-02-20 浏览次数: 字号:[ ]

  【编者按】医学部“爱·责任·成长”主题教育活动研究生专场特别推出【博言厚道】系列。活动组织研究生同学对医学名家进行专访,并将内容通过新媒体平台发送与推广,引导广大研究生思考学术理想,探讨科学人文,寻找与读写医学人的厚道精神,助力研究生成长。这期活动,同学们专访了北京大学第六临床医学院院长陆林教授。

  前言

  平时偶遇陆院长打招呼时,他总是微笑得和蔼可亲。当得知这次能够面对面采访陆院长时,我既紧张又兴奋,真是难得而珍贵的机会。

  采访过程中几处细节让我感动。陆院长百忙中仍提前10分钟赶到采访现场,为了缓解我们的紧张情绪,他先主动跟我们聊起了一些日常琐事,还提醒工作人员为我们几个学生倒水,整个采访也是如沐春风。

  关于自己如何走上科研之路,怎样确定科研方向,为何选择回国发展,他娓娓道来。作为科学家,提到乘飞机出差的旅途中读文献的快乐,那不由自主地扬起的嘴角,是渗入血液的对科研的热爱;作为医生,说到患者因不同原因而贻误治疗,那满怀悲悯锁起的眉头,是出于天职的对病人的情怀;作为院长,讲到精神心理在国民健康中的重要性以及我国在该领域尚待完善,那炯炯双目透出的坚定,是不改初心的对家国的责任。

  这既是一位治学严谨、思维缜密的院长,同时也是一位幽默健谈、细心周到的师长、朋友。今天,让我们来一睹他的风采。

  ——以下内容以陆林教授为第一人称整理——

  科研之路 兴趣使然

  国内精神科临床很多的治疗方法和药物都是从国外过来的,本土的药物和治疗方案比较少,很多疾病的药物和疗法还不是特别好。要找到更好、更新的药物和疗法,我就是从这样一个朴素的想法开始科研之路的。后来逐渐觉得,一个好的医生,一定是带着问题去给病人治病,然后在临床实践中解决疑难问题,这样临床医学才能进步。所以我希望我们将来临床的医生,都能够在临床上针对这些疾病找到普遍的规律,能够用现代的技术手段,解除病人的痛苦。

  

  广阔天地 大有可为

  我之前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后来回到中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这是我的国家,就像我们为什么过年过节一定要回家看父母一样。就是感觉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的根基。我想不光是我,所有在国外的华人,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大部分还是愿意回国的。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肯定是有国家的,这是毫无疑问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条件确实比较好,但是中国的发展更快,平台更大,机会更多。如果说想要追求生活的舒适,美国可能比较适合。但是如果你个人想做一些重要的事情,或者希望为生你养你的民族、国家做些事,毫无疑问——回国。

  

  重要的、未解决的即是我要研究的

  经过一定的训练,你就可以看出目前本领域重要的、未解决的问题。一类问题是本领域重要的,另一类问题是本领域没有解决的,这两个方面可以成为你的研究目标,先经过一段时间对它产生兴趣,然后就可以组织资源、准备资料、花费时间和精力尽力去解决它。如果你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它就是一个新的科学发现,可以应用于实践。

  

  重视科研 眼光长远 无限爱恋

  我们北大的临床医学生,将来很有可能会是国家某医学领域的带头人。将来如果想让自己的领域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地位,你必须要懂得科研,如果不懂得科研,在国际上就没有对话的平台。科研不局限于细胞、分子上的实验,还有很多临床的科研。因此,对于研究生,无论是临床型还是科研型,科研的训练、思维、基本方法、表达方式、设计方式,都很重要。如果不重视科研,没经过科研训练,将来你也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看病的医生,但是你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学科带头人,你很难在国际上参与对话,或者代表国家与外国同行交流。所以我们不光要看好病,我们还要知道为什么病能治好,了解它的机制,另外还涉及一些疾病的预防,甚至涉及一些新治疗方案的研发问题,都需要科研支持临床。

  一定要有长远的眼光,要看到5年、10年以后,我们在自己的领域能够做什么?我们个人的在学术上的地位是什么?我们医院的地位是什么?我们国家的地位是什么?如果只看现在,只看到现在的辛苦、待遇不高或者科研的枯燥,那么就会失去信心,就会放弃。

  医学大家、科学家,都首先是热爱自己的事业的,然后经过严格的训练。唯有热爱,才能把事业内化成自己的兴趣。你对待自己的事业要像对待一个你无限爱恋的人,孜孜不倦地追求。

  

  加强精神心理知识普及   提高精神心理问题识别

  不仅仅是精神科医生,其他科室也需要普及有关精神疾病的知识,能够及时识别这些病人,然后给予适当的治疗,或者转诊到精神科。社会大众也要具备精神心理知识,及时发现疾病,早发现早干预。比如,抑郁症的病人不一定从一开始就说我不想活了,我情绪不好;事实上有超过70%的患者表现为胸闷、头晕、睡眠问题,或者胃肠道问题,这些人很有可能到内科、神经内科、消化科、心血管科反复检查,既浪费社会资源,又给病人造成很多不必要的痛苦。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我国对抑郁症的识别排在倒数后面几位,倒数第一位是阿富汗。

  美国有一个统计数字,在综合医院急诊室的病人中,30%有精神心理问题。美国3亿人口中,终生有精神心理问题,需要经常在精神科接受治疗的人占10%。在美国和欧洲,第一次就诊能够识别出精神心理疾病的概率能够达到60%到70%,当然也存在一定的误诊率,但我国的识别率只有20%。这除了各科室医生对精神心理的知识训练不够,还有老百姓存在病耻感的原因。

  有个panic attack(惊恐发作)的病例,病人发病的时候心慌,多次被120送到急诊,心内科做B超正常,回去观察几天又发病。病人说自己最痛苦的时候,就住在医院门口的招待所,只要看见急诊的牌子,心里就不慌了,在急诊室门口转一圈,感觉就好多了。后来他来到精神科,我们很快就帮他把问题解决了,现在他已经正常上班,是个不错的工程师。

  

  努力工作 快乐生活 身心健康

  精神心理问题是有一定的发病率的,中国的人口基数大,所以产生精神心理问题的人也不会少。美国精神心理问题的发病率约为20%,中国大概在17%左右,那么我们身边每100个同学,理论上就有17个人有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精神病人当然是少数,大部分可能是精神心理上的抑郁焦虑失眠等,但这些对同学们的生活影响也是很大的。研究生同学们应该努力工作,快乐生活,交一些正能量的朋友,多向长辈、老师请教。老师无论教学方式如何,初衷都还是为学生着想的。在某些方面,年轻人对学习、对生活、对社会、对家庭,可能经验不足,老师的指导与帮助是很有益的。

  年轻人要适当锻炼,规律生活。建议每周要有一定的锻炼时间,跑步、打球等体育活动每周要有三四次,每次30-40分钟。除了值班等特殊情况外,尽量不熬夜。晚上不睡觉的同学,有的是在做实验,有的玩游戏,这都不太好。另外,要有家庭和社会的支持系统,与父母、家人、朋友有畅通的交流,有利于预防心理问题;有些同学长期关在屋子里不出门,隔绝外界交流,这比较容易引起心理问题。如果觉察到自己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或者疑惑要及时找老师或者医生,要提高对精神心理问题的觉察和意识,不能讳疾忌医。

  

  一条原则hold住多重身份

  陆老师、陆医生、陆院长是不同的称呼,或者说是身份,我觉得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可以把不同的角色做好,那就是尽心尽力。

  作为老师,要与学生多交流、沟通,把学生当作朋友,当作同事,尽力给学生提供指导和帮助,那么你也可以称为一个好老师。

  作为医生,面对病人,你看到的不仅仅是疾病,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为病人着想,从病人的角度来考虑治疗方案,努力帮助病人解决他的痛苦,那么就是一个好医生。

  作为院长,一个管理者,要想着这个医院怎么发展,怎么样让大家都参与到医院的发展中来,调动职工的积极性,使每个人都愿意为医院的发展着想。

  

  三种品质助你成为优秀研究生

  研究生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有目标。大的是人生的目标,小的是生活的目标以及工作的目标。如果没有目标,你的工作效率就会降低。有了目标,就要去做,一天做不到就一个月,甚至一年,坚持10年总会做到。有了目标,临床和科研工作都会成为乐在其中的事,而不是枯燥甚至痛苦的事。

  另外,做事情一定要有毅力,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们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事是对的,也应该做,但是没有毅力,早早放弃,留下遗憾。

  第三,要向你认为或者社会公认为优秀的人学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好榜样的影响力很大。对于我们科研人员来说,与一流的人交流,你才能发现自己的差距在哪里,需要努力的地方在哪里,这样才能让自己向优秀的人看齐,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结语

  北医的同学们,都是全国各地的优秀人才,有这么好的环境,有这么好的老师,还有这么好的科研基础,所以建议我们的同学,要充分利用北大医学厚重的人文环境与良好的学术氛围,踏踏实实把学问做好,把专业做好。

  人物简介:

  陆林,男,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国家精神心理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主任、药物依赖性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痴呆诊治转化医学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临床心理中心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创新研究群体学术带头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科技部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PI,北京大学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PI。长期从事精神疾病的临床研究和治疗工作,在Science、Nat Neurosci、Trends Neurosci、JAMA Psychiatry、Nat Commun、Am J Psychiatry和Biol Psychiatry等著名国际期刊上发表SCI论文200余篇,总引用1万余次,其中20余篇文章的单篇引用率超过100次,在精神病学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主编(译)或参编论著20余部,其中英文论著3部;申请发明专利11项,其中授权专利9项。研究成果曾先后获得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和二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等。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973、863计划项目和重大科学计划项目等多项课题。担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与爱国卫生专家委员会精神卫生分会主任委员、中国睡眠研究会睡眠与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药物依赖性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毒品滥用防治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精神心理学组组长、中华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理与精神病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同时担任国际SCI杂志Drug Alcohol Depend和Am J Addict副主编,Int J Neuropsychopharmacol和Addiction编辑,Int J Ment Health Addict、Am J Drug Alcohol Abuse编委,以及Nature、Science、Nat Med、Nat Neurosci、J Neurosci、Biol Psychiatry、Neuropsychopharmacology等40余种国际杂志审稿人。

  (研究生院)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