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行业视点»
我国将正式启动器官移植 器官分配将遵从3大原则
发布日期:2013-02-28 浏览次数: 字号:[ ]

        为期三年的器官移植试点终于要在全国全面铺开了。2月25日,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举行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视频会议,会上传来消息,我国目前已初步建立全国器官移植和捐献体系,从本月开始,人体器官捐献将从之前的19个试点省份扩展到全国所有省份,目前已确立了164家有资质和能力的医院承担捐献和移植工作。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的信息,将实现全国联网。

  试点实现捐献659例

  2012年11月,17岁的广东女孩吴华静遭遇车祸死亡,父亲代女儿完成了她生前曾许下的捐献器官的心愿。当时正在广东开会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被她的大爱所感动,赶赴医院,亲自主刀帮她完成了器官捐献的心愿。最终,她的肝脏、肾脏让三位患者的生命得以延续,她的角膜让两位患者重见光明。吴华静的事迹再次引发了社会对于我国器官捐献事业的关注。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我国自2010年3月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截至今年2月22日,共实现捐献659例,捐献大器官1804个。拯救了数以千计的患者。其中,捐献例数在前三甲的省份分别是广东、浙江和湖南。

  据悉,目前,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数量仅次于美国,但随之而来的器官来源问题成为目前的最大障碍。全球器官捐献率最高的是西班牙,平均每百万居民中有34名捐献者,我国内地只有0.03名,两者相差1000倍。

  仅1%患者能等到器官

  作为国家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多年来为创建符合中国国情的器官捐献与移植体系不懈努力。在昨天的视频会议上,谈到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即将全面推开时,已经67岁的他几度哽咽,“有了自己的器官捐献体系,中国就能扬眉吐气、光明正大地在世界器官移植的舞台上发言,这也是中国器官移植医生的梦。”黄洁夫说,一直以来我国的器官匮乏,而且来源混乱,制约了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

  据了解,我国目前的器官移植主要还是依靠死囚捐献,移植死囚的器官占到总量的60%到70%左右,而公民间的自愿捐献目前只占极少的一部分。

  昨日,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刘煜,市政协常委、首都医科大学放射科主任李昆成透露,目前,我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已经达到了100万左右,而真正能够做上移植手术的只有1万人,其中需要做肝移植的患者是每年20万到30万,但是达到愿望的人只有3000到4000人。很多需要心脏、肝脏、肺脏这些器官的患者都在等待中就不在了。

  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落户天津

  据了解,上个月全国统一的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已经成立,目前该中心已经正式开展工作。今后医院如果获得了一个器官,就必须通过卫生部器官分配和共享系统进行统一的分配。

  赵白鸽透露,3年试点期间,我国成立了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委员会,以及由多学科人才组成的专家委员会。而最近刚刚成立的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虽然注册在北京,但办公地点将设在天津。这是因为天津不仅出台了我国首部人体器官捐献法规,同时还拥有全国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未来,该捐献管理中心将集合医疗、卫生、伦理、信息、经济学、医政管理等各方面的人才,为整个国家的器官捐献和移植管理工作奠定组织学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器官捐献试点实施前,志愿捐献者器官来源的比例约低于5%,而根据2012年我国肝肾移植情况的统计结果,志愿捐献者器官来源的比例已经达到13%。

  “如果我们从三甲医院开始,捐献体系达到中等水平,每年至少有4万人可以捐献约11万个器官,可以满足1/3的器官捐献要求。美国是4:1,中国很快就能做到3:1,超过美国。”黄洁夫说。

  器官捐献将全国联网

  赵白鸽透露,今年整个器官捐献的信息将全国联网,力争在研究、借鉴国外成功模式的基础上,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的信息管理系统研发成功并上线,以期在最短时间内,使我国的整个人体器官捐献的动态变化及时反映出来。

  “我们希望今年完成这个任务,否则‘器官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都不明晰。”赵白鸽表示,信息系统在国外包括四部分,分别是申请、注册、分配和评估,我国整个系统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但全部完成需要一定时间。“到今年年底,我们希望能把注册、申请部分完成,然后再逐渐发展到分配和评估。”

  据悉,中国器官捐献信息管理系统和已上线试运行的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将形成覆盖全国的两套并行网络。器官捐献协调员从捐献信息系统发现潜在捐献者,并协调完成相关法律工作。

  器官分配将遵从3大原则

  据介绍,我国目前正在卫生部的主导下,建立人体捐献器官的分配系统。它将主要以三个原则为基础。第一是病情原则,会做专业的器官评分。第二是就近原则,比如在本市获取的器官,可优先由北京市的各个移植医院来分配。第三个是年龄的原则,孩子要优先于老人。由于该分配系统是公开的,所有的器官移植的单位,要把等待病人的相关信息都录入到网上去,分配系统根据在网上登记的这些病人的排名进行工作。系统包括器官移植等待者预约名单系统和器官捐献者登记以及器官匹配系统。

  平均26分钟分配一个器官

  与此同时,每一次分配痕迹都将被永久地保留在数据库中。如果有疑义,可以随时重建任何一次的分配。同时整个分配过程,受到身体器官捐献工作委员会监督。系统不仅从技术上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分配的公平性,同时也大大提高了匹配的质量和效率。根据统计,经过分配系统进行分配,从录入提供者信息后开始分配,到器官真正分配到等待者身上,整个分配过程平均用时26分钟,其中匹配环节的平均用时仅为0.96秒。

  捐献救助不是器官买卖

  在人体器官捐献中,坚持自愿无偿捐献是一个基本原则,但是在实际捐献中,对困难捐献者家庭的人道救助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我国的器官捐献同样适用无偿原则,即捐献者本身不应也无法从捐赠中获得直接利益,这是必须强调的。”卫生部部长陈竺明确表示,对一些捐献者故后的家庭老人、子女的捐献救助,绝不是器官买卖,而是符合社会学、医学和伦理学准则的人道主义救助。“我们正在探索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完善的捐献救助体系,逐步完成救助政策,形成捐献后救助工作机制。”

  作为非试点城市,北京有望于年内正式建成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中心建成后,将整合全市20余家器官移植医院,公开专门的热线,利用这个统一的平台受理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和联系。

  花絮:

  陈竺要做器官捐献首个志愿者

  “早在几个月前,陈竺部长曾向我表示,要做卫生部首个签订人体器官捐献协议的志愿者,让我非常感动。”黄洁夫在发言中透露。

  对此,在场的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回答显得很低调。他由衷地说:“这是我的一个心愿。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在上世纪80年代出国留学期间,在法国亲眼看到了导师之一、诺贝尔奖获得者亲手创建法国移植技术的开创性工作。我本人也十分愿意向器官捐献者、志愿者学习,加入到这一队伍中,同时要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接受必要的培训。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甚至是渺小的,但是我想,如果我们的社会很多人都能够投入到这项事业中,那么涓涓细流就能汇成大江。”

  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也郑重表示:“我愿意重申三年前开展这项器官移植试点工作时的心愿,当一名器官捐献的无偿志愿者。”

  

(来源: 北京晚报
编辑:玉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