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行业视点»
中国健康界专访王宪:临床医学专业扩招“该踩刹车了”
发布日期:2012-09-07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9年入学的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至今在经历一场新教改。在这场堪称“革命性”的教学变革中,临床医学专业授课由往日单纯按学科划分,改为了“以核心课程加器官系统为主线,以问题为中心的教学模式”。

  而与北大医学部等高校的局部探索同步,我国临床医学教育领域的整体改革也在发力。

  卫生部与教育部近期联合发布的《关于实施临床医学教育综合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此轮临床医学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和路径。《意见》提出了优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结构、实施“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推进临床实践教学能力建设、深化综合性大学医学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加强临床医学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建设等改革重点。

  中国健康界记者独家专访北京大学医学部主管本科生教学的副主任王宪,透过该校的教改应对来管窥此轮临床医学教育改革。

  对北医的教改探索,王宪慨叹:“临床医学教育真的是一个漫长过程。一届临床医学生的教改要耗时八年,学生毕业之后也不能完全看到结果,还要等他们工作几年以后,由用人单位来反馈。”

  对整个教改,她表示,此次两部委联合发布教改意见“是一个大动作”,而此前一段时间临床医学生的扩招风应该踩刹车了,医学人才培养急需标准化,但对于各医学院的探索,教育部门也不宜“一刀切”。

  大量医学生未做医生

  中国健康界:卫生部、教育部联合发布关于临床医学教育的政策,以前是否有过?

  王宪:在我印象中,两部委关于临床医学基本要求,只有过一次联合发文。此次两部委联合发布教改意见算是一个大动作。

  在2000年与北京大学合校之前,北医隶属卫生部,用不着联合发文,从教育到验收,都是卫生部说了算。合校之后,北医才转归教育部。

  中国健康界:《意见》提出,今后稳定临床医学专业招生总规模,原则上不增设医学院校,不增设临床医学专业点。为什么要叫停临床医学专业扩招?

  王宪:我国高等教育从1999年开始扩招。从扩招至今,我国培养的临床医学人才总量增长了十倍,但他们并不一定都做医生,有一部分人转岗了。

  我从卫生部医政司主管执业医师考试的负责人那里得到一个数据,即每年大约有18万人取得医师执照。这个数字远小于医学院校培养的临床医学人才。卫生部有关负责人认为,临床医学专业招生应该踩刹车。

  由于主管部门审批不严,一些医学院校利用政策缺口,超额招生。国家按生均拨款给医学院校投钱,该机制造成学校倾向于扩大招生规模,靠多招学生来争取更多拨款,改善办学条件。

  如果招生审批的源头能够严格把关,不许医学院校私自多招生,自然不至于人才过剩。

  近两年来,国家已经开始控制招生总数,大大增加生均拨款,学校的办学条件明显改善。

  中国健康界:北京大学医学部近些年来的生均拨款呈何变化趋势?

  王宪:2007年,生均拨款是7100元,2008年上涨到1.2万元,到2012年又上涨到2.6万元。这是部属院校的生均拨款标准,其他省属、市属院校可能达不到此标准。

  中国健康界:扩招对临床医学教育产生怎样的影响?

  王宪:扩招对医学生的教学质量是影响很大的,最直接影响是学生动手机会减少。现在物价上涨,办学成本也急剧增加。医学生的培养要靠大量实践,学生实验一般从老鼠、兔子等动物身上做起,而这些实验动物的价钱一路上扬。原来,做医学实验一般用狗,因为它跟人更接近,接着变成兔子,又变成老鼠,现在再减就不做了。动物是越做越小,操作时间是越来越少。

  有一个行内话说,应该由多少条床腿来决定招多少学生。如果没有那么多教学医院病床,医学院校不应该招那么多学生。

  医学人才培养需要标准化

  中国健康界:《意见》指出,今后构建“5+3”为主题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体系。“5+3”学制将是以后的主流么?

  王宪:目前全国临床医学教育的情况特别复杂。由于过去审批的培养层次太多,从二年学制到八年学制全都有,就差一年的。因此,临床医学人才培养需要标准化。

  “5+3”培养体系既是借鉴国际经验,也是经过卫生部和教育部多次调研、反复推敲才确定的。对于临床医学教育,此次卫生部和教育部配合整个医改,做了一个整体设计,涵盖规模、结构、学制、质量等方面。

  北京大学医学部从2001年开始招生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是全国第一批尝试八年制的医学院校。全国现在有十多家高校推行了八年制临床医学。

  中国健康界:八年制在衔接医学生的院校教育与毕业后教育方面,是怎么考量的?

  王宪:国内多所医学院校的八年制并没有统一培养模式,各有特点。这是一场改革,还没有定论,教育部也不易对此搞一刀切。

  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八年制学生是把最后两年放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毕业时取得临床专业博士学位证书和医师执照。复旦大学的八年制学生是有一年时间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轮转,而北京协和医学院、浙江大学的八年制学生则没有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轮转,毕业后再进入基地轮转。

  以前,可能八年制的培养方案在后期不是跟随住院医师培训的方式,会有一些脱节问题。现在大家意识到二者衔接问题,教育部门和卫生主管部门相互沟通,把临床医生的培养方案和住院医师培训相贴近。

  北医“有责任去探索教改”

  中国健康界:北京大学医学部的临床医学教育改革动因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

  王宪:我们是自身主动要求改革的。国际上类似改革早在30年前已做了。北京大学医学部作为国内一流大学,有责任去探索教改,缩短与国际水平的差距。

  中国健康界:北京大学医学部在教改实践方面有哪些进展?

  王宪:我们从2008年7月正式启动“新途径”教改,第一批学生是2009级临床医学专业学生开始实施教改,目前已经做完了基础医学阶段的全面的课程体系改革,目前马上要从基础医学阶段进入临床医学阶段。

  中国健康界:与以往教学方案相比,这次改革的不同之处在哪里?

  王宪:中国教育模式普遍都是老师在单方面输出知识,而学生被动的等着接收,没有主动学习和对话的机会。

  此次教改强化了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减少一些大课,增加了小班互动讨论课和动手实践机会。我们强调课程的融合,让同学树立整体的观念,有可能是几个老师一起备课、讲课,并启发学生参与互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边教改边听取学生们的反馈意见。

  中国健康界:2009级学生开始接受到全新的课程体系,他们是否愿意?

  王宪:开始是很有阻力的。学生反问,干嘛拿我们当小白鼠?为什么不从上一届,不从下一届,偏从2009届开始? 在推行新培养方案过程中,学生们逐渐理解,在学习过程中看到了好处。现在学生们的依从性都很好。我们的教改方案也是在实践中不断动态调整。

  临床医学教育真的是一个漫长过程。一届临床医学生的教改就要做八年,学生毕业之后也不能完全看到结果,还要等他们工作几年以后,由用人单位来反馈和评估教改效果。 

  附:北医系统临床教学八大器官系统

  消化系统:消化内科、普通外科、医学影像科

  内分泌系统:内分泌科、医学影像科、核医学科

  呼吸系统:呼吸内科、胸外科、医学影像科

  血液系统:血液内科、检验科

  神经系统: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康复科、医学影像科、精神科

  运动系统:骨科、康复科、医学影像科

  循环系统:心内科、心外科、医学影像科、核医学科、精神科

  泌尿系统:肾内科、泌尿外科、医学影像科

来源:中国健康界 作者:薛伟)

编辑:玉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