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人文北医»
淡泊也风采――记高晓明教授
发布日期:2005-03-30 浏览次数: 字号:[ ]

 

  将“淡泊”一词用在一位学者身上,在我还是头一次,这是我的感觉但不是我的发明。我的同事梁峰霞也曾采访过高晓明教授,高教授对名利与成绩的淡泊精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我以采访者的身份走近高晓明教授的时候,同样想到了“淡泊”一词。对所取得的成就一带而过,而把谈话的范围扩展到一个人的心灵和对科学的态度,以反映其人的整体风貌,或许也是我采访的兴趣和需要。
  高晓明博士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基础医学系,1987年由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赴英国伦敦大学学习。在此期间,他仅用了二年多的时间就取得了博士学位。1990年至1994年在英国牛津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做博士后;1993年成为第一个以高级身份Senicr Fellow被英国Wellcome Trust 资助的华人。1996年底参加北京医科大学在国内外公开招聘免疫系主任会上被应聘,成为当时该校最年轻的系主任。他在免疫学方面的研究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发表SCI收录的论文30余篇,共被引用600余次。曾被英国Wellcome 基金会选为Senicr Fellow (高级研究员)。
  竞争申请这项基金的专家和学者每年有500名之多,他们来自世界各地。经过了三轮淘汰和面试,以及一年时间的考察,高晓明教授成为该基金会有史以来被资助的第一个中国人,并成为这其中最年轻的一位高级研究员。这对英国的年轻学者来说,能够当选为Wellcome高级研究员,不仅可以解决科研基金问题,而且更是一种很高的荣誉。高晓明教授的当选,为中国人争得了荣誉。高晓明教授在英国帝国理工医学院领导着一个免疫学研究室,在HLA-B27与强直性脊髓炎的相关性研究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我看到,在他1997年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申请简表”中,主要学术成绩一栏里有着这样的记载:
  “在强直性脊椎炎与反应性关节炎患者体内发现高半胱氨酸特异性杀伤细胞并初步证明它们与自身免疫病相关。
  建立了表达水溶性HLA分子的方法和半定量测定合成多肽与HLA-B27亲和力的系统。
  鉴定了流感病毒核心蛋白中的小鼠辅助性T细胞EPITOPES。
  证明伤寒菌以及人工合成多肽能够在体内诱导杀伤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
  而且他还获得了由英国Zeneca 生物制药公司资助的课题“抗菌免疫反应原理” 的研究和由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MRC)资助的课题“强直性脊椎炎与HLA-B27紧密相关的免疫学原理”以及“高半胱氨酸与CYS67 模型”等方面的系列研究。
  高晓明教授主要从事自身免疫病的发病机理及其免疫治疗方面的研究。他所研究的HLA-B27与AS/ReA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免疫学难题,在英国牛津大学期间围绕这个假说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实验结果对其基本上持否定态度。美国洛杉矶大学和德国慕尼黑大学的两家实验室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高晓明教授在研究这个假说的过程中所获得的科研成果,如“水溶性B27分子的表达” 、“合成多肽与HLA-B27分子亲和力的半定量测定系统的建立” 、“伤寒菌感染在体内诱导CTL的研究” 等,都处于国际的领先地位,为今后的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高晓明博士回国后担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副院长、免疫学系主任。在教学、科研、学科建设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他推出了一系列的教改措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课堂教学中他增加了讨论课、文献阅读课、文献报告课,从而帮助学生建立起了独立思考的学习方法,培养了学生综合思维的能力,并且设置了“双语教学实验”课程。
  在实验室管理方面,高晓明教授制定了一系列的有效措施和规章制度。他要求研究生能够从动脑、动手、动嘴、动笔、修心等方面得到锻炼和提高。从被动学习导主动学习;从无条件接受导批判性接受;从模仿到创造性思维。鼓励学生要敢于动手,善于动手,并及时总结,纠正问题。在文字和语言方面,他要求学生表达明确、简练,半月交一次工作汇报并及时书写科研论文;在品德和科学态度方面,要求学生诚实正直,对科学数据不能含糊,实验结果不允许弄虚作假;对人对己要心地善良,要利己也利人,并要求研究生对事业有奉献精神。
  他认为,做好实验记录是对学生的科研能力、严谨认真的学风、逻辑思维的能力、研究题目、组织和策划能力等方面进行培养的关键步骤。如果没有好的实验记录,实验结果就不可信、不可靠。平时工作中他要求研究生要爱护公共仪器,要勤俭,不能无端地浪费科研经费;操作同位素时要遵守操作规程,做好自我防护,保证不污染环境,并强调禁止戴着手套触摸公用物品,杜绝因二次污染给别人带来的危害。他鼓励学生虚心求教,反对不愿向其他同学传授技术经验的现象。还特别提倡团队精神,严格作息时间。
  高晓明教授介绍说,回国后国家和学校无论是在生活条件还是科研经费上 都给了他很多支持。屈指算来,他回国已经六年了。在这六年中,我相信他做出了一些成绩,但他说,那都是一般的工作成绩,不值得一提。他率真地告诉我:“从做科研到现在,我一共发表过三十多篇论文。那多是平庸的文章,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假如说,文献中没有我这三十多篇论文,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改变呀!”
  说着,他从书柜里取出一本教科书递给我:“可是我这个教材还是有点儿影响的。它是我们学校的长学制教材,已经是第二次印刷了。以前为了降低成本,用的是套色印刷,现在马上就要出新版了,把原来的套色印刷改成全彩色印刷,质量会更好,而这样的事只有回国才能做成,在国外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写出这样的教材来。”
我接过他手中的教科书《医学免疫学基础》。这是高晓明教授回国后,独立编写的一本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是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同时被列入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
  高晓明教授是我国较早的一批出国留学人员。1987年赴英国伦敦大学进修一年。刚去伦敦时他只有一年的打算,导师看他挺聪明,就建议他做博士生。等读完了学位,又觉得在英国做了博士后也不错,便接着做了四年的博士后。博士后出站,他希望自己也能有一个实验室,可以独立地开展科学研究。这样,他申请了英国Wellcome基金会的Senior Fellowship, 从此建立起了自己的实验室,从事有关自身免疫病发病机理的学术研究。等这一个个阶段走完了,回过头来一看,已经十一年过去了。当他看到国内日新月异的变化时,便坚定了回国创业的念头,于是就回来了。他希望将自己在国外所积累的学识贡献给自己的祖国。
  他于1987年出国深造。那时中国的留学人员还不多,在高晓明所在的研究所里,他是唯一的一位中国人,周围的人看到来了一个中国人觉得挺新鲜。他说刚去时觉得挺孤独,生活也比较艰苦。因为是公派出去的,每月只有二百英镑的生活费,除了租房子之外只够温饱。随后又陆续来了两、三位中国同胞,才觉得有了伴儿。周末,他们一起去超级市场买酒,先买了一篮子菜,又去买酒,才知道那里酒的价钱和酒的度数成正比,价格特别高,买够了菜就买不了酒,几个人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也不够,最后只好把菜减掉一些,才能够把酒买下来。他觉得那是一段比较艰苦的日子,但是科研题目很有意思,科研条件也比国内好,所以日子过得挺充实。
  在谈到留学期间家庭情感方面的话题时,他说,出国时,女儿还没有出生。后来孩子都会叫爸爸了还没见过面。那时候真想孩子。母女俩办理出国手续费了许多周折,他的妻子自己在国内带孩子,还要工作,非常不容易。等高晓明见到她们时,孩子已经三岁了。在1988年12月21日的《人民日报》 海外版上曾发表过高晓明的一篇散文《爸爸,爸爸,快回来吧》 。当高晓明把这篇散文翻译成英文读给他的英国同学、同事们听时,那些很少了解中国男子情感的英国女士们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朋友,你有女儿吗?当你听到你自己的女儿呼唤你‘爸爸‘时,你觉得幸福吗?我有个可爱的女儿,可我从未见过她的面,我只听到过他的呼唤。
‘  爸爸,爸爸’,那声音真美真甜。
    当我就要登上飞机,去那遥远的国度时,我那新婚只有三个月的妻子哭了,哭得像个孩子。我拉着她的手说,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女儿,她会与你做伴。我真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只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
  上帝果真赐给我们一个女儿,妻为她取名叫晶晶,结晶的晶,晶莹的晶。从那时起,我便常在电话里听到小晶晶的声音。开始是哇啦哇啦地哭,后来是咿咿呀呀地叫,再后来便是那令人心醉的呼唤:‘爸爸,爸爸’,真美、真甜。
我感到幸福,我感到骄傲。我发奋地工作,学习,为了我的妻子,也为了我们的女儿。你知道我那时在想什么?我一定要写一份好的、像样的毕业论文,在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妻子和女儿’。
  后来的一天,妻说女儿已经会说话了。我连忙让她把电话递给晶晶,你猜女儿对我说什么?
  ‘爸爸,爸爸,快回来吧!’
  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不再为这甜美的呼唤感到甜美和骄傲。我欠下得太多,我失去得太多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会弥补这一切,我只有让泪水尽情地流。
  从那以后,我没有胆量再给她们打电话,我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心里不停地回响着两个声音:‘爸爸,爸爸,快回来吧!’
‘  亲爱的女儿,爸爸就要回来了。’”
  我以为,如果作者没有这方面的情感经历,没有对妻子、女儿那份真挚的爱,是不可能写出这样催人泪下的文章的。这篇短文我认真拜读了好几遍,不但被文中的内容所感动,同时也被高晓明洗练而质朴的文笔所打动。一篇仅五百多字的文章,囊括了一个偌大的时空距离和厚重的情感故事,以及这故事承载着的情感起伏和情感深化。这实在令人惊叹——不仅是因为他巧妙的构思、朴素的语言,还因为他专业学问以外所表现出的才华。这让我从另一个侧面对这位年轻的学者又有了新的认识。
  几年前,我与高夫人有过一面之交。在我的印象里,她是一位冷美人儿。我难以想象,那单薄的双肩怎担得起如此重担。高晓明的女儿晶晶回国后,曾和我女儿在同一个班级里读小学,那时她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到我家来玩。一次,我女儿被高年级的一名学生撞伤了,晶晶拽着那个学生说理,并把我女儿送回家来。我被孩子的正义与纯真所打动,至今我忘不了她搀扶我女儿回到家时那张挂满汗珠、充满稚气的脸庞。
  高晓明教授在英国读书期间,曾经担任过牛津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办的《牛津通讯》的主编,并不断地以“老农”的笔名撰写一些散文和通讯发表在上面。我有幸拜读过他另外的一些文章,文风干练、幽默,毕露着东北人率真、简洁的特点,字里行间还残存着那个年代中国语言的烙印,很有一番韵味。在一篇与陈玲女士对阵的文章中,他有这样一段话:
  “也许陈玲女士的‘文如其人’有其审美价值吧?如此引申开去,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如其人’,方算得上真,善,美。唱歌的要‘歌如其人’,跳舞的要‘舞如其人’,而烙大饼的呢?自然是要‘饼如其人’了。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有‘饼如其人’者,‘歌如其人’者一年前在大陆并不鲜见。那些唱‘东北风’、‘西北风’、‘跟着感觉走’的人,那些跳霹雳舞的人,都可谓做到了歌、人一体,将自己的迷茫和怨气表现得透彻淋漓,至少可称为‘真’与‘美’了,然而,上面不是说了,‘不能跟着感觉走,那是自由化,要一心跟党走。’”
  而无论高晓明找出怎样的理由来反驳陈女士的“文如其人”之说,我依然认为高晓明博士的文章反映出的正是他的个性与特点。他的不羁,他的淡然以及他那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和他在事业方面对自己高标准的要求,都能在这百字文中寻到其踪影。
在英国读书时,高晓明博士参加并组织过全英生命科学学会,和中国留学生一起进行学术活动与学术交流。在帝国理工医学院时,他还做过帝国理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是当时留学生中的活跃分子。
  他认为,做人的基本品质是诚实、诚信,这也是一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必须具备的条件。他对学生的基本要求也同样是诚实。对自己,他也有个客观的评价:“我认为自己从政不合适。说话不仔细经过思考,直来直去,不会拐弯抹角。而且说完了就忘,自己心里没什么,可对别人的影响出去了,这样容易伤人。这是个最主要的缺点吧,以后还要学学另一种处世方法,或许会好些。”
  而我对高晓明博士的印象是:科研作风严谨,没有学者的架子,但很有个性,谈吐直率,待人真诚。
  当谈到他曾经学习和生活了十一年的英国时,他说,英国那地方比较小,自然环境好,生活条件也好。学术方面相对其它国家而言,在基础研究上投入比较多,学术成果、发表文章的数量也仅次于美国。他的女儿现在又回到了英国继续读书。他说,回国后的感觉和原先预想的差不多,不是十全十美,但能干事,只要认真做,同样能做出成绩。我们国家的发展很快,回国人员越来越多,这也有利于我们国家的进步。
  在高晓明教授的眼里,一切都那么自然、简单。可是在科学研究方面,他却严谨求实,一丝不苟。他认为,作为一个科学家,就必须要有奉献精神,就不能希冀着同样多的付出能够得到同样多的收获。我以为,正是由于这平静的心态,才决定了他今天的成就,而今天的成就,不仅是他本人,也是中国人的骄傲。
               (梁宾宾)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