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人文北医»
朱燕,我们为你骄傲
发布日期:2005-03-30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3年7月,药理所抗感染病房主治医师朱燕被中国科技学会评为“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先进科技工作者”。 朱燕,这是你的荣誉;是抗感染病房的荣誉,也是北大医院的荣誉。
  记得4月13日,北大医院已全线拉开抗击非典的帷幕,成立了发热门诊和专收SARS的感3病房。抗感染病房是第一个被关闭的病房,而你又是全院第一批冲上“一线”的医生之一,与同事一道冲到了战斗最前沿。发热门诊成立之初,改建尚未完成,但是,前线已经告急,发热患者与日俱增,当时只能在急诊室的一个诊室里做发热患者的初诊。那时的防护措施还没有到位,远不如后来严格,没有几层的防护服、防护镜,也就是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隔离,全部的防护措施只有白大衣、帽子和口罩,而发热的患者却已纷纷而来。        
  发热门诊开诊的第一天,谁来先值第一个班?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北京的空气仿佛已经凝结,所有的人都高度紧张而惶恐不安,没有人知道疫情会如何发展,没有人知道自己将会怎样。但是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这种疾病的传染性非常强;已经知道在这样的条件下直接接触病人有多么危险;已经知道广东流行时已经有多名医务人员感染并有死亡……这些,你都一清二楚,而此时,看起来是那么文静、那么娇小的你挺身而出,主动请缨,轻轻地说:“我先上吧。”
  这几个字你说得很轻,仿佛就是上一个普通的班。没有慷慨激昂,但却掷地有声!
  第一个班一上就是24小时,连吃饭都是在诊室里面,在几乎没有防护的条件下,你冒着极大风险去详细询问、检查病人。疫情的早期,由于缺乏对SARS的认识,病人有极度恐慌心理,本可排除的病人因担心便反复询问,而真正疑似的病人却因害怕不愿接受隔离和治疗,你是那么耐心、细致,反复解释、劝阻,不顾危险,近距离接触病人。在那些日子里,从未听你说过一句退缩的话,从未看到你后悔自己的选择。在连日劳累,如此密切接触SARS病人的情况下,终于在一次值班之后,你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胸片出现了渗出阴影——你不幸被染上了SARS,住进了感3病房。
  我们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都为你捏着一把汗。真的不知道你的病情会不会进展迅速?不知道你的预后如何?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健康的你……我不愿、也不敢再想下去。可是,当我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时,我听到的是你乐观的声音,轻描淡写地说:“我还在发烧,每天39度,没事。”此时此刻,你关心的却是其他战友的安全,你说:“我没关系,你们大家可千万小心,做好防护,千万别再感染。”我听了心里酸酸的。
  还记得吗?你转到胸科医院之后,病情稍有好转,在电话里你对我讲,如果疫情还在继续、如果一线需要,康复之后你仍然愿意继续在一线工作。你笑着说反正你已经感染了,已经产生抗体了,再干一轮也不怕。
  你那么乐观、豁达,娇小的身躯里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总是那么坚强,你有心底最软弱的地方,父母和儿子是你的牵挂。当初你毅然决然上战场时,顾不得你的父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顾不得爱人不在北京,孩子才6岁,你是家里的顶梁柱。生病之后你一直瞒着父母家人,生怕他们身体不能承受,你每天打电话报平安,至今他们都不知道你已经被感染了SARS。你对我讲,你被感染以后一直没掉过眼泪,可是当你骗妈妈,说有可能一个多月还不能回家,可能需要延期,而妈妈要你别挂念家里,需要你继续在一线你就好好干时,你终于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你的母亲如此深明大义,才培养出如此坚强勇敢的女儿啊。
  当阴云终于散去,你又回到我们的身边,我眼中的你,还是那么文静,还是那么娇小,还是那么普通,就象大海中的一滴水,大地中的一粒沙。但是,母亲知道,你是她的自豪;儿子知道,你是他心中的英雄;我们知道,你是我们的骄傲!
 
(北大医院  抗感染病房  侯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