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生命之缘 爱心传递——彝族孤残少年马秀才志愿服务回馈社会
发布日期:2010-10-28 浏览次数: 字号:[ ]

       “……您们给了我世界上最纯洁最无私的爱心,让我感受到了人间最美好最温暖的情感;因为您们,驱走了折磨我整整十七年的病魔,让我的世界充满了欢乐;因为您们,让我重新站立起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摘自马秀才写给北大人民医院的信(2007年春节)


         7月5日星期一的早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门诊大厅里已是人头攒动。一个身穿绿色志愿者马甲,黑黑瘦瘦的男孩穿梭在人群中。
       “您好,需要我帮忙么?”
       “呼吸科在门诊外面的白色小楼二层。”
       “您把卡放在这里化验单就打出来了”
        ……
        他就是4年前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成功救治的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大瑞乡林沟村的彝族孤残少年马秀才。刚刚结束高考后,秀才坐了37个小时的火车,从大山深处赶到北京。这是他作为医院志愿者的第一天上岗服务。
        这位来自横断山脉深处的彝族孤儿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做志愿者,是为了还愿,还一个感恩社会奉献爱心的心愿。正是四年前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生的一段生命之缘就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十七岁的年龄承受了太多艰辛与磨难
        马秀才原名叫马海秀才,上学后改名为马秀才。父亲在一家小煤矿工作,母亲在家种地并打一些零工,有两个姐姐和一弟一妹,一家人辛劳清贫地享受着微薄的幸福。在2岁时,父母发现秀才的后背有个鼓包,后背逐渐变得歪曲。但窘迫的家庭环境,让看病成为陌生而奢侈的概念。
        马秀才学习刻苦,小学、初中课程均成绩优异,还用稚嫩并弯曲的脊梁分担起了家庭的重担。村民们经常能够看见,脊背弯曲越来越严重的小秀才时常要背着大妹妹,扛着小弟弟,歪着身体,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村里泥泞坎坷的小路上。
        2002年,马秀才的父亲在一次矿难中不幸遇难,家里只得到了2000元的抚恤金。噩耗传来,全家抱头痛哭,一贫如洗的家再次雪上加霜。原本就羸弱的母亲没日没夜地干活,为了把五个孩子拉扯成人,一天劳作近20个小时。2004年积劳成疾的妈妈终于撇下五个未成年的孩子撒手人寰……没有人知道妈妈得的是什么病。
       不幸的家庭彻底坍塌,兄妹五人成了孤儿。两个姐姐被迫远赴他乡打工,马秀才留在家里照顾幼小的弟弟和妹妹,家中能卖的都卖了,能换粮食的都换粮食了,哥仨靠吃百家饭度日。就在这一年,小秀才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了全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
       2005年开始,刚刚年满 16岁的小秀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开始不听使唤,两腿麻木疼痛,步履艰难,憋气胸闷,睡觉时常会憋醒。知道秀才是全家唯一的指望,好心的乡亲们和叔叔带小秀才到过几家医院就诊,得出的结论都是一个:秀才得的是“先天性脊柱侧弯”,目前整段胸椎侧弯后弯已超过70度,影响胸腔、腹腔和骨盆腔的容积量,并且出现了神经压迫的症状。秀才超过了骨骼发育的年龄,丧失了最好的矫正机会。就算能够矫正,近10万元的手术费用也是一个天文数字,根本无法负担。小秀才以他的年龄不可能有的平静和坦然接受了这一切,默默离开医院回到家乡。愈演愈烈的疼痛让他无法再翻山越岭去学校上课,只能辍学在家,上学念书改变命运的梦想随疾病的加重破灭了。每到夜深人静,望着墙上的奖状、熟睡的弟妹,秀才心底深处发出疑问——未来在哪里?

    支援西部医疗队的到来点亮了他人生的希望
         2006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第一人民医院迎来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支援西部地区医疗队。在8月28日至10月2日短短的一个多月里,八名医疗队员竭尽所能忘我工作,门诊诊疗病人3000多人次、手术49台、会诊207人次,举办全院及市级大型讲座8次、科室小讲座60余次,并赴德昌县为126名病患进行了义诊。医疗队队员精湛的医疗技术、严谨的工作作风、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得到了凉山州政府、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医务人员及广大患者的一致好评和高度赞扬,当地媒体给予系列报道,引起了巨大反响。
        看到新闻,秀才的叔叔带着他赶了一天的山路来到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队骨科的王波博士接待了他们,经过系统的查体、检查和评估,发现秀才整段胸椎侧弯后弯已达80-90度,已经出现了神经压迫的症状。如果再不加以矫正,任由发展下去,不仅仅病人可能丧失劳动能力,甚至会出现生命危险。但是如此高风险高难度的复杂手术在凉山州尚属首次,当地设备、技术支持都难以到位。
        2006年9月15日,为参加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凉山州医学会和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共同举办的首届“西部医学论坛”,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人民医院创伤骨科主任姜保国教授与骨肿瘤科主任郭卫教授来到西昌,特意抽出时间探望秀才并会诊。会诊后姜教授又电话联系医院领导和脊柱外科刘海鹰主任,为增加手术的把握性和安全性,建议马秀才来北京做手术。灰茫茫的人生之路上,马秀才开始看到了一丝光亮,他期盼着……
  
    体格检查在破屋顶透过的光柱下进行
         马秀才的故事引起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高度重视。对于一个见多了各种疑难病的大学医院来说,秀才的病并不是最难的,但秀才的命运和未来才是让医生们最牵挂的。2006年10月20日,受医院王杉院长、陈红书记委托,脊柱外科主任刘海鹰从北京飞到成都,转机到西昌,赶到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探望马秀才,但发现孩子由于已经因无法进一步治疗出院了。
         刘主任只能辗转5个多小时的颠簸山路抵达越西县大瑞乡。山区没有像样的路可以通车,步行近一个小时才找到秀才住的村庄。村中没有一条平整的路,沟沟辙辙、石子遍地、泥泞不堪。
         一个荒凉破败的院落,几间歪歪斜斜的土房就是马秀才和弟弟妹妹的家。屋里连一件家具都没有,床是木板搭成的,被子是堆在床上的棉絮,吃饭的锅碗就搁在地上,没有炉子,没有灶台。阴暗的屋子里出乎意料的打下几个光柱,顺着光线往上一看才发现,屋顶是漏的,外面的阳光顺着漏洞照进屋里。
        刘海鹰主任借着光开始进行体格检查。马秀才胸椎已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侧弯后弯,弯曲程度达80-90度,胸廓畸形,关节僵硬,活动度受到明显的限制,并且因为下肢神经受到压迫,肌肉开始萎缩,但这样的躯体是秀才唯一养活自己,照顾弟妹,忍受艰难,改变生活的指望……刘海鹰教授很清楚,这样严重的脊柱侧弯,是因为没有及时治疗导致。已经变形的胸腔越来越小,心肺因为挤压,功能受到影响,除了矫正手术,没有其他的救治办法。
        马秀才必须到北京接受矫正手术治疗,不足的费用大家将想办法解决,不能再拖下去了。离开秀才家前,刘海鹰主任悄悄地掏出一摞人民币,塞进马秀才的手里:“这是2000元,你留着买去北京的火车票……”2000元钱,在那个偏远地区是一家人一年甚至几年的收入,马秀才不安地推辞着,纯朴倔强的脸上挂满了眼泪,内向寡言的秀才不知说什么好,双膝跪地:“谢谢叔叔……”
  
     几颗“怡口莲”悄悄塞进了口袋
          11月10日是个特别的日子,清晨天还没亮,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已经在寒冷中翘首企盼。身穿民族服装的马秀才走出车厢,护士给他披上大衣,“北京冷吧,一路辛苦了,来,快穿上大衣!”温暖的话同样温暖着这个异地他乡少数民族少年的心,他不知道还有更加温暖感动的事情在等待着他。
         上午7点,马秀才和他叔叔在人民医院脊柱外科的医护人员陪同下来到他的病床——22床。床上早已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吃的穿的用的,一应俱全,热腾腾的早饭也同时送到了床旁,这些都是脊柱外科细心的工作人员为他们准备的。在科里值班的医生护士和其他早早上班的工作人员也陆陆续续都来看望这位远道来的小病人。从下火车小秀才就很少说话,他头一次走出大山,出远门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还不适应。来到温暖的病房,看到这么多关心他的亲切面孔,拘谨和生疏的感觉在渐渐消退,脸上浮现出他特有的质朴羞涩的笑容。
         在一系列术前检查过程中,小秀才表现出与他实际年龄不相称的从容配合。他总是流露着朴实的笑容,语言不多却总是尽最大努力配合着工作人员完成一项又一项检查操作。尽管这些检查多为无创性的,但其中的尿流动力学、针级肌电图、肺功能等还是有一定痛苦的。根据以往的经验,即使是成人还经常因为疼痛等原因中断检查或者不能很好完成,何况是年仅17岁的孩子。
         据医生说,每次检查前他们都一再嘱咐“这项检查可能会有点疼”、“用力排尿的时候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要坚持一下。”可是每一次都得到憨憨一笑的回应。“没事的,忍忍就过去了。”一个“忍”字就是他信奉十多年的生活哲学,一个“忍” 字是这位十七岁残疾少年与命运抗争的信条。
       “马海,难受吧?来,含块怡口莲。”身边一位小护士热心地说。看到小秀才茫然的样子,他显然不知“怡口莲”为何物。这些充斥在北京的孩子身边司空见惯的糖果对于小马海是那么陌生。他迟疑了一会,剥开一块放进口中。没有想象中的甜美享受的微笑,只见他把其余几块糖悄悄塞进口袋里,看着他的眼神我们都了然于心,马海肯定是想到了他千里之外弟弟妹妹,这样甜蜜的好东西得带回去给他们尝尝……
         生活的艰辛困苦使他早已摆脱了少年的青涩,代之以凝重、坚韧。“秀才,生活的磨难砺炼了你的品性,人民医院的叔叔阿姨们再帮你恢复健康,协助你扬起生命的风帆。”
  
    检查结果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马秀才的遭遇牵动医院全体医生、护士、技术人员、工人的心,大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为秀才募捐,同时医院向中华慈善总会申请了“威高爱心工程”项目。秀才获得一定资助,极大缓解了这个贫困家庭的费用压力。
         由于小秀才病情复杂,手术更让人揪心。入院后检查X光片可以看到小秀才的脊柱侧弯的Cobb已经达到了750,侧弯范围很大,从T3-L2,除了侧弯畸形,还有部分椎体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旋转畸形,Nash分级已经到了III度,属于较重的脊柱侧弯。核磁共振成像的检查结果也不容乐观,除了颈椎部位发现脊髓空洞,还在T7-T10部位,也就是侧弯角度最大的部位发现有二分脊髓畸形。
         这些脊髓病变都会给手术增加很大难度,医院为保证马秀才手术的顺利进行,请北京市权威专家进行会诊。与会专家认为:由于畸形的存在,在手术矫形的过程中,可能会对脊髓的牵拉产生不良影响,造成术后患者肢体功能的障碍,甚至瘫痪。专家们面临的难题还不止这些,脊柱长期侧弯畸形,而目前患者骨骼发育定型,如何矫正才能得到更好的疗效?患者心肺等重要脏器长期受压,功能状态如何?患者除脊柱畸形外,先天的脊髓畸形对于神经系统、运动系统的影响程度……一切还都是未知。
         这些新发现给手术带来极大的风险和困难,但是为了能够真正帮助小秀才改变人生命运,刘海鹰教授决定迎着困难也要攻克难关,突破这一医疗禁区。为保证小秀才围手术期的安全,在王杉院长和陈红书记的亲自组织下,成立了以脊柱外科、麻醉科、重症监护病房、神经外科、胸外科、呼吸科、心内科等相关专家为主体的医疗小组,全面保障手术顺利实施。

    挺起扭曲17年的脊梁,秀才长跪不起
          2006年12月4日是马秀才终生难忘的日子,刘海鹰主任亲自为他做脊柱侧弯矫形手术。 
          手术从九点半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半,手术难度非常大,矫形范围从第二胸椎到第二腰椎,稍有偏差就可能会导致脊髓损伤,造成终生瘫痪。整整6个多小时,刘海鹰主任一直身着30多斤重的铅衣,在“G型臂透视机”放射线下持续工作,默默地牺牲着自己的健康,换取小秀才的安全,成功完成了脊柱侧弯矫形手术。当手术后的秀才在病床上听到这些消息,他泪流满面,哽咽着说不出话。
          术后,马秀才在外科监护病房治疗观察了两天,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呵护下度过了最为凶险的神经损伤关,心功能、呼吸功能衰竭关。12月5日,术后X光片显示cobb角30度,整整比术前减少了49度,螺钉位置良好。直到这个时候,刘主任脸上浮现出会心的笑容,并开始着手联系康复专家会诊,帮助小马海制定回家康复计划。
         12月18日,恢复良好的马海秀才离开病床下地活动,经过几天的肌肉关节恢复性练习。12月22日,住院42天的小马海终于顺利出院,此时他的身高比入院时整整高出7公分。当他步出病房时,这是十七年来头一次挺起胸膛走路;当他即将离开陪伴他42个日日夜夜的北京的叔叔阿姨时,马海秀才无语地久跪不起,心底默默期许着:感谢人民医院的叔叔阿姨们,你们为我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人生之路。我要挺直腰杆坚强地走下去,好好读书,学习本领,再回来报答您们,报答社会。
  
   “人民医院的叔叔阿姨,我又能上学了”
         2007年春节,在马秀才写给北大人民医院的信中写道:“因为您们给了我世界上最纯洁最无私的爱心,让我感受到了人间最美好最温暖的情感;因为您们,驱走了折磨我整整十七年的病魔,让我的世界充满了欢乐;因为您们,让我重新站立起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2007年9月,马秀才重新走进学校,坐在初三(2)班的教室里,重新拾起心爱的课本。2008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高中。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马秀才像朝气蓬勃的小树苗一样抽枝展叶,汲取阳光雨露,过着与同龄人一样愉快而丰富多彩的中学生活。他可以和同伴们一起爬山、打乒乓球,从小水性很好的马秀才还时不时一个猛子扎进学校附近的池塘畅游一番。
          2010年6月,马秀才参加了全国高考,并取得466分的好成绩。在他的志愿表上,前5个志愿里,有4个报的都是医学院校。“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医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像他们一样救死扶伤。”
          在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日子里。马秀才迫不及待地回到了给他健康的人民医院,他表示“人民医院和社会给予我的关心和帮助太多了,我特别想为大家做些什么,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我真的想帮助别人,像我遇到的所有医生好心人一样”
         2010年7月2日,马秀才经过医院医务社会工作及志愿服务工作部的面试和培训,正式成为了北大人民医院的一名志愿者。7月5日清晨,马秀才在门诊大厅正式开始志愿服务。身穿绿马甲的马秀才此时作为志愿者忙碌而充实,内向腼腆的他主动寻找着需要帮助的患者,帮他们打印化验报告、办就诊卡、引导就诊……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满头大汗。面对记者,他朴实羞涩地说:“我的普通话不好,有一些问题也回答不好,但我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事情,去帮助别人。”谈及此行目的,马秀才说:“做志愿者帮助别人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我要把人民医院和首都的叔叔阿姨们给我的关爱,传递给别人,让大家都能感受到。”


         望着眼前这个质朴坚毅、挺拔结实的小伙子,你很难想象四年前他消瘦扭曲的身姿、步履蹒跚的体态。四年时间并不长,但足以抹去孩子眼中的茫然痛苦,和同龄人一样在阳光下成长;手术对我们来说司空见惯,却能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做志愿者能帮助别人做到的也许只是一些小事,却是在奉献爱心、传递爱心、感恩社会、回馈社会。彝族孤残少年马秀才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生命之缘,将续写他人生更加灿烂的新篇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