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走进支教,走近爱与微笑——基础医学院支教团三年支教回顾
发布日期:2010-10-28 浏览次数: 字号:[ ]

         三年的日升日落、花开花谢,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支教团的志愿者们在经纬学校的讲台上挥洒汗水、播种希望,与可爱的孩子们一起度过无数美好的时光。在这欢乐与辛苦并存,激情与困难同在的支教之路上,一批又一批的志愿者们付出了艰辛的汗水,但更多的是收获了感动,得到了历练,变得更加成熟,更具责任感。
  
        三年支教路,满满爱心行
        有这样一个集体,每周往返30公里,只为给300个孩子送去一小时课程,三年不曾间断。这就是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支教团,三年支教,同心同梦。他们支教的的小学——经纬小学,就坐落于昌平区东小口镇芦村,是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学校面积很小,只有矮矮的两幢教学楼,还不足我们半个操场大,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学校,有那么一群孩子渴望着志愿者们每周一次的到来。
        最初就是一张照片——小女孩所在的农民工子弟小学被取缔了,她站在路旁一脸的落寞,触动了基础医学院2004级的学生叶珊,才有了支教的发起,有了一直延续到现在的三年的坚持。
       2007年3月25日,基础医学院2004级的同学们踏上了去昌平小学的支教之路。这一次的支教,只是一些同样受触动的同学自发组成的活动,其实当时的他们也没有想过做长期的支教,只是尽自己所及办了两次主题活动,效果却都非常好。当校方提出,希望他们能做成长期的支教活动,帮助承担一些小学生的课程时,他们虽然很愿意,但顾虑到医学院校繁重的课程与此之间的矛盾,不知如何决定。最终,促使他们下定决心的是小学校长的一句至今让他们记忆犹新的话:“学校的教师资源非常有限,如果没有外界的帮忙,一些诸如科学、思想品德、美术手工等课程就要被迫取消了。”他们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做一些努力是真的可以给孩子们带来一些实质性的益处,留住一些精彩的。于是,支教就这样开始并持续下去了。长期的支教不再仅仅是一个活动,更是一个必须要坚持的任务。
       孩子们的无助与需要,孩子们的天真和可爱,扣动着许多同学的心灵。支教活动得到了学院内大批同学的支持与响应,以承担课程为主要方式的支教活动被迅速搬上日程。2008年,基础医学院2005级的同学们从2004级学长手里接过接力棒,开始长期承担小学思想品德课程的志愿服务,此时,志愿者们所教授的仅仅是四至六年级。支教不仅仅是一个活动,更是一份份爱心的接力。2009年,2006、2007级的志愿者们将支教活动扩展为承担小学一到六年级全部的思想品德课程,创新与改革不断地进行着。
        在这三年的支教活动中,同学们坚持提前备课,上课认真传授知识,力图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给孩子们带去希望和改变。志愿者们在三年的支教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探索授课方式,逐渐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活动方案。一份份新学期开始前制定的课表,一张张发放到志愿者手里有关支教经验和注意事项的传单,一次次的备课讨论等都在无声地展示着支教活动的进步。
        对于现在承担的思想品德课程,学校没有专门负责的老师,有时候其他学科任课的老师干脆占了去。承担这门课,志愿者可以自由发挥,展现出每个人不同的特点。也许,每个人不同的阅历对于农民工子弟小学的孩子们来说就是一堂精彩的讲座。尤为特别的是,志愿者能熟练使用网络,从而接触大量信息,因此可以给孩子们补充很多的课外材料。“我上网查了比书上更多的自卫防护措施,让他们提升自身安全意识。当我问他们,如果路人找你帮忙带路,会怎么做?他们回答,会先问清情况,绝不单独行动。这时我知道我这节课达到了一定的目的。”一位志愿者如是说。
        由于基础医学院的特殊情况,每届学生只有在大二时集中组织参加支教,组织形式基本上是以班级为单位。每次支教由一个班级的同学负责,备课、准备教具、购买奖品、组织学生活动。“一个班的同学一起去支教就像举办一次班级活动,有时报名的人太多了,就要两三个人教一个班。”一位班级支教的组织人说。
        每学期的上课时间都是志愿者们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与经纬小学在学期初共同商定的,然而由于路途往返时间要三小时左右,所以只能酌情定在大多数班级可以参加的时间。
        2010年4月9日,基础医学院成立了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支教团,将支教活动纳入了规范化的轨道。通过支教团的成立,他们试图使一部分志愿者固定下来,让这一部分沉淀下来执着于支教的同学找到归属感。同时,支教团同华夏志愿者服务社协作,在小学一二年级推行《阿福童》德育课程,并在课程内容及授课技巧方面对志愿者进行培训。
        三年的路走下来,离不开各方面的配合:干部的组织、同学的热情、小学的配合、学院的支持,等等。希望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并且走得更好,因为支教活动不仅能给农民工子弟小学的孩子们带去精彩,也能够使志愿者们得到成长与洗礼。
  
    “因为他们需要,所以我们坚持”
        “刚刚踏入经纬学校的大门时,我确实有些惊讶。环境要比我想象中的差,小小的操场,二层高的砖房教室。正值课间,孩子们都在操场上打雪仗,有的男生还在玩拍卡游戏(我儿时男生都爱玩这个)。原本想的是先让每个孩子都说说自己的假期生活,他们一个个说我就一个个把名字写在黑板上,结果去了才发现,一个班的孩子非常多,这显然不可行。我胆子挺小,差点进不去,后来拖着同学,硬着头皮进去了。在黑板上写板书——丰富多彩的假期生活,并注上拼音。我每写一个字,孩子们就读一个字,当时感觉真的很好。这样我有了些底气。”
        “上了大学,第一次接触支教,感觉它远不止是一种志愿行为,因为我们面对的每个小学生身上都有我们以前的影子。挺着弱小的身躯,像他们一样天真地、一句一句地喊着老师。恍如隔世,现在我自己成了老师。看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一个个明亮的教室,不禁勾起我许多童年的回忆,我觉得肩膀沉了,多了一份无形的责任。”
       “小孩子实在是太不好管了。由于我们刚进教室的时候没有树立起威信,我们所说的话显得不够力度。小孩子会当面跟我们顶嘴,整个班会一起起哄,这让我很有挫败感。”
        志愿者用自己的行动默默影响着这些孩子,希望给他们的生活带去对未来的渴求。站在讲台上,不仅仅是代表一名老师,更代表着孩子们可能拥有的未来。通过一节短短的思想品德课,可以影响这些孩子今后的做人、做事。志愿者们就像是在见证一种生命的轮回,给学生的人生轨迹插满命运的坐标。见证生命,把握命运。志愿活动不仅是送去一些物质上的支持与帮助,更多时候是送去一种温暖,一种需要,一种坚持与希望。支教有它存在的更高价值,那就是以自己的生命去衡量、带动其他的生命。
        “因为他们需要,所以我们坚持”。孩子们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一次次扣动着志愿者们的心灵,让一届届基础医学院的同学们投身到志愿工作中去。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学业繁重,无论坐车辛苦,都前仆后继。这些小学生受到的教育和城市孩子相差甚远,走进一间教室,在暗暗的光线中,看到的就是简陋的黑板、破旧的桌椅,没有多媒体,没有所谓的“高级教师”。志愿者们可能无法改变客观的教学条件,也没有雄厚的资金给小学校以更新设备之用,但是,孩子们需要志愿者们,需要一种精神的传递与支持,需要他们讲述丰富多彩的世界,需要他们用自己的阅历给孩子们展现生活,给孩子们插上希望的翅膀。正是因为孩子们的需要,才有了志愿者们的坚持。
    “谢谢你们,谢谢支教”
         三年的支教到底给孩子们带去了什么?是否真的给孩子们带去了一些改变,带去了最初所设想的一些东西?和经纬小学李俊山校长及老师们的一段交谈让志愿者对自身的支教活动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对支教活动更加坚定。
       “谢谢你们能够坚持三年承担我们小学的课程。孩子们每次上完课都围着我问你们下次还来不来,他们喜欢你们,每次都盼着你们来。”
        “他们不仅仅需要一个老师,他们更需要你们的陪伴。这些孩子们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弟,他们的父母白天在外打工赚钱,晚上可能还兼职一份工作,生活很艰苦,根本没有时间去管孩子们,也不知道怎么与他们交流。这些孩子们心里是很孤独的,他们盼望着你们每一次的到来,盼望和他们聊天,给他们上课,真的很感谢你们。”
        校长的话很朴实,也很真诚。这位小学校长,其实也是一名“志愿者”。他是一名外来务工人员,当看到务工人员的孩子面临受教育的问题时,毅然决定拿出自己的汗水钱,给孩子们寻找一个稳定的教育环境。李校长默默地奉献,把爱和心血都播撒在了这所小学的土地上。他用自己的观察与感悟向志愿者们讲述孩子们的需要,对志愿者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莫过于“谢谢”二字了。
      “现在,当我问起他们的梦想时,一个个的小手都高高举起,向我报出答案,有科学家、医生、老师等,但更多的孩子还是回答,像哥哥姐姐一样成为大学生。你们知道么,在你们没来的时候,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沉默,因为他们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你们来了,真的改变了很多。”一位小学老师对志愿者们讲述她的所见所闻。
        在孩子们眼中,志愿者给他们讲述了很多课本以外的知识,让他们了解到世界之大,新奇之多,让他们懂得未来的职业如此之多,更在小小的心田里种下了一颗叫做希望的种子。“姐姐们都好漂亮,她们教我们制作卡片。”“哥哥姐姐还给我们讲安全知识,教我们手语歌。”孩子们认为,志愿者哥哥姐姐们是万能的, 能带给他们欢乐,带去一个个疑问的解答。当然,哥哥姐姐有时也会很凶,“他们会罚站我们,不过站一会就让回去了”。支教活动中,课堂纪律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多数孩子们很调皮,他们捣乱纪律,令你上课很难继续下去,这个时候,我们不得不象征性地惩罚一下。”一位志愿者这样说。但是,孩子们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他们对志愿者的喜爱。“他们喜欢你们,只是他们表达喜欢的方式不同,很多孩子都希望通过调皮来吸引哥哥姐姐的注意。”在孩子们看来,志愿活动是一项美妙的活动,让他们的生活起了美丽的波澜。“喜欢”、“漂亮”、“善良”等简单的词汇无法表达他们每次上课时的欢喜,但是却给了志愿者们莫大的心理支持。
  
          “影响孩子其实只要那么一点点”
         支教的时间投入是很大的,一般每次都需要半天。如果开始的接触是凭借热情,那么坚持下来就需要自律。很多同学对于支教的热情转瞬即逝,班级组织支教时往往是第一次人多得排不上,之后想去支教的同学就越来越少,到最后要通过动员才能保证人数。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基础医学院支教团的志愿活动中,众多高校的爱心社等兄弟社团也同样存在。
       “有时候真的觉得很孤单,似乎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做志愿服务的初衷。有时候真的觉得很累,为什么要为了组织活动而找别人做不喜欢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努力说服别人心甘情愿去做?为什么不能专心备课支教,塌下心来想一想怎样才能对孩子有更深远的影响?”一名支教组织者如是道来自己的苦恼与愤懑。
       “志愿服务是表面上的光鲜。当很多人揭开它华丽的外衣,见到了并不刺激神经的内在时,就会因寂寞而离开。可是志愿服务如果不能达到一定的次数与时间,只能是伪志愿服务。自己顺手就能做的事情,并不能真正的帮助别人;要想真正帮助别人需要付出努力,需要顶住压力。”最后坚持下来的人,是凭借从每次志愿服务中发掘的点滴触动和对自己惰性的征服。
         很多同学支教回来后,满腔热血变得有点儿失落。在孩子们心中,志愿者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说不定他们只是某年某月某一堂课上一个新鲜的面孔,一个过客。也许很多年以后,会有其中一两个孩子还记得当年那些有趣的课,记得那些年轻的老师给他们带去的小礼物。“假如有一个孩子,对志愿者们娓娓道来的科学世界产生兴趣,对他们的成长经历有了感触,相信自己也能考上优秀的大学,从此不懈探索、努力追求、最终成才。哪怕只有一个,我们作为那盏点亮她人生道路的灯,也会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影响孩子,其实只要那么一点点就够了。”

     “支教更多的是锻炼自己”
          备课对于志愿者来说,备形式多于备内容。他们在教课的同时总是要思考农民工子弟小学孩子们的特殊性,在备课时也要考虑到他们的教学现状及教学条件。“他们的表达能力都不好,而且一起立回答问题就都没声儿了,所以一定要让他们起立,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不行就来击鼓传花。”诸如此类的经验,志愿者在不断地总结。
          对于他们来说,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教小学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很多人都认为,到小学去支教更多是锻炼自己,锻炼自己的表达能力、控制能力、应变能力,等等,对以后的学习工作不无裨益。“三次支教让我收获了很多东西。我是个相当忧郁的人,妈妈对我说过,你总是这么忧郁,是因为你一心都放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太过狭隘了。我一直都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大一的时候参加了一些志愿者活动,大二我又参加了支教活动。我发现,理解别人,安慰别人,其实自己本身也将得到安慰。”参加支教,收获的不仅仅是能力上的提高,志愿服务也让一些志愿者得到了精神的洗礼。
        除了正面的思考,志愿者也在反思:自己是否有一些言行给孩子们或支教的学校带来负面影响。如有些志愿者在支教期间做出允诺,而由于各种原因无法兑现,让孩子们对志愿者丧失信任;还有的志愿者未结合学校资源现状,抨击老师的一些教法,对学校其它课程的开展造成影响,等等。这些问题不得不引起志愿者的重视。

        基础医学院在支教三周年之际,举办了“走进支教,走近爱与微笑——暨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支教三周年成果展示报告会”活动。经纬小学的孩子们被邀请来到大学校园,这是他们第一次走进北京大学校园。大学校园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但是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他们憧憬这样一个环境。基础医学院支教团还参加了“北京大学优秀志愿集体评选”,试图让更多人关注他们的志愿活动,吸引更多人参与。
经纬学校的校长说:学生多,老师少,家长忙,孩子们太需要针对个人的关心与关爱了,支教活动能给这些孩子带去一些他们需要的关注。用来对待这些孩子的,不该是救助般的怜悯之心,而应该带给他们同一个世界,让不同的梦想在同一片蓝天下飞翔。呼唤更多的人走进支教。“我们在这里,等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