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张卓莉:坚守自己,做好自己
发布日期:2016-12-22 浏览次数: 字号:[ ]

  Q1:您为何选择从医?为何选择现在的临床领域?

  A:我从小就立志长大要做一名医生。看到病人及家属带着求助与焦虑的眼神走进医院,又满怀希望地离去,我觉得医生真是既伟大又神秘,我觉得医生是一个令人尊重的职业,这个职业一直强烈吸引着我。

  1985年高考填报志愿,我只填了“北医临床医学”一个学校一个专业,而且“不服从分配”,当初从事医学决心的坚定可见一斑。

  立志做一名风湿免疫科医生是北京协和医院老一代风湿病专家们对我的影响,他们是我国风湿病学的开创者。一九九零年开始我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当时风湿免疫学科很小,还不是独立的专科,也没有独立的病房,老教授们靠自己的学识和干劲创立并发展了这个学科,我是在他们的鼓励和引导下成长起来的。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全国地级以上医院都有风湿科医生,有几千名医生奋斗在这个行业,风湿免疫已经成为临床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学科,在我国临床医学领域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Q2:您认为“医生”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职业?“医生”与“病人”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A:著名医史学专家西格里斯说过“每一个医学行动始终涉及两类当事人,医师和病员,医学无非是这两类人之间的关系。”患者就医,医者治病。在治疗过程中,医患是利益共同体。治疗疾病既需要医生必须有良好的医德,精湛的医术,同时患者选择医生来就诊,就应该相信医生,给予医生信任和尊重,理解医学的局限性和医疗工作的困难,当然也需要患者战胜疾病的信心与积极配合。

  近年来随着医学理论和医疗技术的提升,医生往往更注重各种化验检测数据,病人的主体性有时被忽略。英国学者朱森将这种日益依赖技术的变化称之为“病人的消失”。很多时候这种“只见病,不见人”的现象,阻碍了医患之间的有效沟通,使病人对医生失去信心。风湿免疫科所面对的各种疾病,有些在当今理论与技术状态下,还不能完全治愈,为了有效控制病情的发展,就更需要医患之间的及时沟通和积极配合。我觉得医学在更广意上也可称之为“人学”或者“仁学”。我们在提供医疗服务的同时,更多地是帮助病人,温暖病人。中国自古以来儒学仁义道德就扎根于医学界,形成“医乃仁术”的主导思想。唐朝药王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写道“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亦即要求医者要有高尚的医风医德,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的人文关怀济世救人。(大医精诚)不但体现出中华文化深邃的哲学思想,也是我们医药卫生界的价值取向。从周易的人文天下,到孔子的仁学,墨子的兼爱,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包含着无尽的人文关怀。我想若以此引导我们医者树立医风医德,会是赢得患者信赖的有效方法。

  

  Q3:您最得意的一个诊疗案例?

  A:从医二十多年,回忆起来有太多“得意”的案例,这里举一个印象深刻的例子吧。

  这是一位来自宁波的女性患者,当时三十几岁,因为瓣膜病变在阜外医院接受心脏瓣膜手术,之后几度病情危重,我两次会诊把她从死亡线挽救回来,给了他们一个家庭完整的幸福。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患者的爱人在医院里找了我,他想请我去华信医院帮他爱人会诊,他说:“张教授请救救我爱人,她半年前置换的瓣膜发生严重撕脱,她随时可能就不行了,她需要紧急再置换一次瓣膜,目前没有医院愿意接收她,为她再次治疗,我爱人和其他家人都让我放弃,但是我们感情很深,我爱她,只要有一份希望我还要去努力,您能到华信来会诊吗?”看着他真诚恳求的目光,我答应了。下班后我匆匆赶到华信医院,见到了病人和她的主管医生,病人危在旦夕,医生说:“张教授,只要您确定她是白塞病所致的瓣膜病变,我们就放弃给她再次手术,因为风险太大了,我们不能确定我们能从手术台上下来”。

  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这个病人是白塞病,尽管不是最典型的病例。然而,如果当时我直接和心脏科医生这么讲,我知道这个病人的生命就会终止。

  我被患者夫妇的感情所感染,我觉得有一种使命感,希望能为他们争取到生存的机会。于是我婉转地和主管医生解释了她的病情,建议他们尽快手术。

  第二天患者接受了再次的瓣膜置换并成功下了手术台,术后恢复不错,患者回到宁波。然而就在3个月后,患者家属再次来医院找到我,这个瓣膜再次发生严重瓣周漏,此时患者家属已经费尽千辛万苦住在了安贞医院,当时已经没有一个医生愿意帮助她做心脏手术了。我当天就赶到安贞去看了病人,我明白瓣周漏与白塞病有关,我马上给病人制定了治疗方案,建议在药物保驾下第三次行瓣膜置换手术。

  当时心脏科医生对于服激素患者进行手术的顾虑非常大,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医生就白塞病本身和药物的特点进行沟通,最终心脏科终于同意了给患者在服用激素的同时进行第三次心脏瓣膜置换手术结束。术后我接到了心脏科医生告知手术非常顺利的短信,当时的开心是无法言表。患者康复的非常好,手术一年后上班,家庭幸福美满。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每次过节都能收到患者的信息:“张教授您好,每当佳节,我们全家享受这幸福时光时,我们总是眼含热泪感恩您当年的妙手,你给了我爱人重生,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妈妈,给了我们家庭一个幸福美满,希望你健康、工作不要太辛苦,希望您有机会来宁波让我们有机会致谢!”

  

  Q4您有哪些创新医疗技术的实践?

  A:我的科室这些年的发展主要是靠创新,创新带来了特色。在我们风湿免疫学科很多科室在国内已经发展三十余年的情况下,我们如何从一个“小鲜肉”快速成长这是当初建科时的规划。我们确定重点在类风湿关节炎诊疗上寻求突破,借助我在国外的工作经历,预测看到国内的需求,瞄准方向,在国内风湿免疫学科学术上有所建树。

  具体说我们有三项技术当时是填补国内空白的。

  ①肌肉骨骼超声,我们从2010年开始举办全国性培训班,至今已举办二十期,全国累计培养了近千名医师,几乎所有专业人员都是源于我们的培养,全国相对优秀的风湿免疫科至今都陆续开展肌肉骨骼超声检查,提高了风湿病的诊疗水平。我们围绕此技术开展了不少临床研究,获得了多项科研资助,我科有两位年轻的医生即将成为国际培训师。2013年我们编写了《肌肉骨骼超声标准化操作及在风湿病中应用》,是国内第一本相关领域的参考书,该书将在今年再版并将以中英文双语的形式推向全球。②将核磁共振技术用于炎性关节病的诊断。此项技术的推广为我国风湿病的临床诊治提供了又一项重要辅助工具。③迷你关节镜下滑膜活检以及超声引导下滑膜组织活检。我们在国内引领上述三项技术,极大地推动了我国风湿病学的发展和走向国际。

  

        Q5:在现今的医疗环境、社会环境中,如何保持“初心”?

  A:有人曾经问我:凭你的智力和敬业精神,去其它行业照样能干得很出色,后悔过当医生吗?扪心自问,从未后悔,而且我相信大部分准备进入医疗行业的人都会想过:这个行业不易生官发财,一夜暴富;这个行业永远有解决不了的难题,要终身学习,终身辛苦;这个行业有时可能被患者误会,要忍辱负重;这个行业需要你有一颗仁爱之心,能够把帮助别人排忧解难当作人生的享受与快乐。我有时确实感到精疲力尽,但想到自己是在帮助那些急需帮助的人,便不敢有丝毫松懈。实际上是病人鼓励我支持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当然,在医院内外,我也经常听到各种对医院和医生的指责与非议。我不能改变舆论,但我可以坚守自己,我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让自己无愧于“医生”这个称呼,先患者之忧而忧,后患者之乐而乐,这就是我热爱医生这个职业的原因,初心不变,终生不悔,工作给我带来了享受与快乐,我依然为我的职业自豪。

  

  Q6:取得现在的成绩,您都付出了哪些努力?给年轻者一些借鉴和提示吧。

  A:和大多数同行一样,做一名优秀的临床医生需要个人和家人都付出很多,光鲜靓丽的背后是无比的寂寞与努力。从2007年加入北大,至今将满十年。我每周一、周二是住在医院附近,周三晚上回到家里与家人团聚,大多数时间从周五开始参加学术活动。一个新的学科不参加交流就没有机会,不做学术分享就没有人认可。笔记本电脑成了身体的一个器官,改文章,处理邮件。其中的辛苦只有身在其中的人能够体会。获得优秀临床医学奖不仅是对我,也是对和我一样战斗在临床第一线同事们的鼓励。既然选择了就要不断努力,努力了不会后悔。我仍然为自己是一名医生而自豪。

  

  人物简介:

  张卓莉,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风湿免疫科主任。2007年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创建风湿免疫科。在国内引领了肌肉骨骼超声、磁共振、迷你关节镜三项创新技术在风湿病中的应用,推动了我国风湿病学的发展。北大医院风湿免疫科连续五年在复旦大学排行中获得提名,连续两年进入中国医学科学院科技影响力排行榜的TOP10,已经成为国内独具魅力的风湿免疫专科之一。

(来源《北医人》杂志第64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