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安金刚:剑胆琴心,做一名好医生
发布日期:2016-12-09 浏览次数: 字号:[ ]

  Q1:您的职业理想是什么?

  A:当一名优秀的临床医生,用自己的学识、经验和手术刀为病人解除痛苦。

  

  Q2:您为何选择从医?为何选择现在的临床领域?

  A:我上高中的时候,得了左侧跟骨骨髓炎,并因此休学两年,两年内住了七次医院。骨髓炎被当地医院误诊为骨结核,进行抗痨治疗,长期注射链霉素。由于链霉素有耳毒性,后期出现耳鸣,差点致聋。最后在离家较远的一家医学院附属医院,我的病才被正确诊断为骨髓炎,最终治愈。我在患病期间,饱尝病痛折磨的同时,也遇到形形色色的医生。其中绝大部分是好医生,每天躺在病床上,看着他们整天忙忙碌碌的查房、治疗病人,在作为病人的我的心中,他们都是偶像。当然,也有个别不好的医生。

  在医学院附属医院求医时,当父亲陪着拄着双拐的我在医院散步时,都能碰到穿着白大衣、胳膊下夹着厚厚医学书、行色匆匆的医学院的学子们。父亲就跟我说,久病成医,以后你也学医吧。

  所以高考后填写志愿时,无一例外,从北京医科大学到我所在城市的卫校,我所填志愿全是医学院校,就想将来能当一名外科医生,为病人解除病痛。

  等上了北京医科大学口腔专业,发现还有口腔颌面外科,就义无反顾地报考了口腔颌面外科研究生,最终成为一名口腔颌面外科医生。

  

  Q3:您认为“医生”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职业?“医生”与“病人”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A:首先,医生应该有真才实学,不但要有坚实理论基础,还要有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这样才能更好地为病患服务。医生还应该是个杂家,应该懂得一些心理学和社会学,知道如何和不同的人进行有效的沟通,还要有同情心和人情味。

  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除了医学知识,还应该具有美学、文学、音乐等方面的修养,这样,才能在医疗工作中发现美和创造美。

  另外,医生还因该做到遇事冷静,在突发事件面前头脑清晰,临危不乱,冷静处理。总之,医生需要用整个职业生涯进行学习和修炼,有一句四字成语形容医生成长的目标很贴切,就是:剑胆琴心。医生和病人应该是战友关系,但现阶段医生和病人的这种关系被扭曲了。这其中有大环境、体制的问题,还有患者方面的问题,当然也有医生方面的问题。

  

  Q4:您最得意的一个诊疗案例?

  A:不能说最得意,应该是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治疗病例是几年以前,我值班时碰到的一个急诊病例。

  这是一名年轻的男性患者。面部被酒瓶割伤,出血不止,用毛巾捂着伤口,由其母亲陪着来看急诊。问病史才知道是晚饭时伤者和其父亲吃饭,一起喝了点酒,因为家庭琐事吵起来了,借着酒劲,父亲用碎酒瓶划伤了儿子的面部。

  通过术前检查,我们发现面部切割伤伤口比较深,正好位于面神经走行区域,初步诊断有面神经损伤。经过术前准备,我们快速为病人做了伤口清创缝合和面神经探查吻合手术。术中发现面神经下颌缘支和下颊支被切断,我们找到断端,精心地进行了神经吻合。由于神经吻合的比较及时,再加上患者比较年轻,经过术后康复治疗,患者神经功能恢复的很快。

  有一天我和爱人在小区散步,迎面碰上他和他母亲也在散步,才发现我们竟然是一个小区的。随着他的逐渐康复,偶尔在小区遇到就不打招呼了,但远远看到他的脸上洋溢的灿烂的笑容,丝毫没有那次受伤的痕迹,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Q5:在抗震救灾服务中,您有过哪些贡献?有什么心得?

  A:2008年汶川地震后,我参加北京市卫生局第二批抗震救灾医疗队,赴灾区执行抗震救灾任务。该医疗队是应中共中央的要求,北京市卫生局临危受命,在6小时内组织起来的规模最大的一支救援队伍。包括73辆救护车和来自北京市急救中心和全市50家医院的近300名医护人员和司机。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派出1辆救护车,我作为随车医生,还有一名护士和两个司机。

  在灾区工作期间,我们这支医疗队主要负责地震伤员的疏散和转运。从灾区向机场、火车站或者成都、重庆等大城市运送伤员,足迹遍布大半个四川。曾经有一次从绵阳出发,往重庆的大医院运送伤员,返回绵阳后,没有休息,继续向火车站转运伤员,连续工作了30多个小时,被媒体报道为“千里大转运”。

  在灾区工作期间,我们晚上曾蜷缩在救护车中休息以躲避余震,曾半夜挣扎起床去转运病人。

  期间,有烈日、有酷暑;有汗水、有泪水;有疲惫、有震撼。但是,能将前线医院的伤员及时疏散和转运出去,让他们得到完善的救治,让前线医院里的同行们得以喘息,踏踏实实的为受灾的人民做一些事,尽一份力,我们感到很欣慰。

  能亲历这次大地震后的救助工作,能切身体验灾区同胞的疾苦,能代表医院的同行们去灾区救助伤员,我们感到很自豪。四川之行,让我深刻体验了生命的脆弱的同事,也深刻感受到生命的可贵和生命的顽强。

  2014年云南昆明3月1日暴恐事件发生后,我作为卫计委专家救援医疗组成员赴昆明抢救治疗伤员。

  我原本和我院李自力主任一起作为卫计委专家组第三小组成员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伤员救治。由于昆明市第一医院收治伤员最多,共70名,达到所有伤员的一半,而且这次暴恐事件中头面颈部刀砍伤比较多。昆明市第一医院要求增派颌面外科专家援助,我被调到市一院。

  第二天早上一到市医院,发现那里伤员多、伤情重,多个头面颈部伤员需要马上手术。

  3月1日晚,本地医生抢救伤员时,很多伤员出现失血性休克,情况很紧急,所以许多伤员只是简单的进行创腔纱布填塞,缝合止血。

  经过两天,多个伤员已经开始发烧,局部伤口发红、肿胀和渗出,局部出现感染迹象。需要及时手术打开创口清创并探查止血。

  在医疗组其他成员,尤其是协和医院ICU的柴文昭教授的技术支持下,在不到1周的时间里,我为市一院和延安医院的多名头面颈部创伤的危重伤员实施了手术,处理破损血管止血、复位固定骨折、探查吻合被砍断的面神经。并和李自力教授联合为省一院的英雄警察王海岗进行手术。术后伤员恢复很好,没有出现感染、出血等并发症。

  我和李自力老师在省第一人民医院给受伤英雄警察王海岗做手术时,云南专家组组长、省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平教授一直在手术室观看参观手术。

  术后他感慨的说,感谢你们,从你们身上,我们体会到了什么是北大精神。

  在共同工作的过程中,我和当地医生建立了友谊、进一步扩大了北京大学口腔颌面外科的影响力,有医生当时就要求要到我院外科来进修学习。

  

        人物简介:

  安金刚,200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获博士学位。2002年至今,在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颌面外科工作。2005年曾赴德国斯图加特玛琳整形医院进修学习。现任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颌面外科主任医师、副教授,颌面外科二病区主任。还担任口腔医院急救小组副组长,医院临床用血委员会委员,医院保健专家。

  专业特色为各类型口腔颌面部创伤、牙颌面畸形及各类型口腔颌面部感染的治疗。

(来源《北医人》杂志第64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