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宋学军:让北医成为培养疼痛医学高端人才的摇篮
发布日期:2016-05-27 浏览次数: 字号:[ ]

  “北京大学医学部疼痛医学中心”是集疼痛医学的基础研究、临床研究、临床治疗、疼痛药物和非药物治疗措施研发以及疼痛医学教育和国际学术交流于一体的研究平台,2013年9月正式成立,11月15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成立揭牌仪式和新闻发布会。韩济生院士担任中心主任,宋学军教授担任中心常务副主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刘晓光教授、中日友好临床医院(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樊碧发教授、人民医院冯艺教授、口腔医院傅开元教授、肿瘤医院李萍萍教授、北大医院王东信教授担任中心副主任。

  

  Q1: 请您谈谈北京大学医学部疼痛医学中心成立的故事?

  A:疼痛是一种原始但又深刻触动高级中枢的感觉。一方面疼痛研究是医学领域最早也是最持久的话题之一;另一方面,疼痛医学又是一个新兴的、综合性很强的学科;慢性疼痛的研究和治疗是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最大挑战之一。 中国和全世界有约半数的成年人有不同程度的慢性疼痛,其中包括伴随一系列严重疾病如癌症、糖尿病等的难治性疼痛。目前,慢性疼痛尚不能有效控制,严重损害人类健康和生活质量甚至威胁生命,给病患及其家庭和社会带来重大挑战。

  2007年以前,全国医院里没有疼痛科,在医疗实践里也没有疼痛这个概念,疼痛病人都分散到各个科去,很多疼痛得不到很好的治疗。2007年,在韩济生院士等的努力下,卫生部签发了“卫生部关于在《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中增加“疼痛科”诊疗项目的通知”文件,在我国二级以上医院开展“疼痛科”诊疗科目诊疗服务。

  我国疼痛医学的发展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在教学、科研、临床诊疗等等方面水平都比较低,更没有一个可以集疼痛医学教育、基础和临床研究结合临床诊疗于一体的综合性疼痛医学平台。除了许多普遍性的问题外,一个更加突出的问题是从事临床疼痛治疗的专科医生严重缺乏,需要尽快培养训练一批具有较高学术水平和临床技能的疼痛医学医疗队伍。因此,无论从疼痛医学的教育、科研还是从临床疼痛治疗解决疼痛病患的急切需求等方面考虑,都急需建立一个较高水平的疼痛医学学科平台,来引领和促进中国疼痛医学的发展。

  韩济生院士是中国疼痛医学的领头人,我本人医学专业训练和科研方向也是集中在疼痛医学领域。我跟韩院士有着二十多年密切的的学术交流,也是忘年交。2012年,韩院士推荐我回国加入北医。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跟韩院士一起建立北京大学医学部疼痛医学中心。

  2013年9月,北京大学医学部疼痛医学中心正式成立。“中心”的宗旨是促进北医乃至全国疼痛医学的发展,加强疼痛医学教育,加强临床工作者与基础研究者之间的科研合作,实践转换医学的理念,并促进国内外疼痛医学的高水平交流。

  

  Q2:疼痛医学中心现已取得了哪些成果?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如何?

  A:疼痛医学中心集教学、科研和国内外学术交流为一体。

  在教学方面,我们率先在北医为医学专业本科生开设了“疼痛医学”选修课程,这是全国医学领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本科生疼痛医学课程。第一次课于2015年3月2日开课、6月15日结束。听课学生主要是医学部三年级本科生90余人,还有来自医学部及其附属医院的研究生和青年医生。

  在学术交流方面,我们组织了“北京大学疼痛医学论坛”作为疼痛中心国际国内基础和临床交流平台,作为中心年会已经举办两届。两次大会主题分别是神经病理性疼痛和骨与骨关节疼痛。我们的目标是把该论坛办成在国内疼痛基础与临床学界在学术水平方面最高、最有影响力的会议。我们会不定期组织优先规模的医生在国际范围内交流、培训。譬如,我们已经与世界上最好的疼痛医学中心美国马里兰大学疼痛医学中心建立了密切的合作伙伴关系,选送医生到那里短期科研和/或临床培训。寻找尽可能多地途径为年轻的疼痛科医护人员提供国际交流、培训的机会,譬如,今年初我和美国宾州大学麻醉和护理学院联合申请的疼痛医护人员培训项目得到批准实施。

  在科研方面,我们以临床研究为主。现在还刚刚起步,我们希望在转化研究方面做得更好,做出成绩。要跟医院密切结合,我真的希望能把实验室搬到医院病床旁,能和临床医生一起做临床研究,解决学术问题,同时解决临床现实问题,这将是我们疼痛中心转化医学研究的重要方向。

  Q3:中心里面都是业界、学界大佬,怎么让中心真正成为的一个有机的运作体?

  A: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当然也不容易做到。疼痛医学中心不是实体,中心成员大多来自于各个附属医院和神经科学研究所。韩济生院士是中心主任,他德高望重,号召力强,是我们的优势和财富。我来策划和执行具体的事情。中心的副主任们是来自我们临床医院的著名专家和领导:第三医院刘晓光副院长,第二医院冯艺主任,第一医院王东信主任,口腔医院傅开元主任,肿瘤医院李萍萍主任,中日友好医院樊碧发主任等。疼痛中心的发展也非常有助于临床疼痛以及相关科室的发展,大家觉得很多事情可以做起来,都非常的团结和支持。这一两年来,中心所做成的每一件事都是大家合作的结果。同时,我们也得到来自医学部领导的大力支持。

  有句话叫“摸着石头过河”,在疼痛医学方面,我们这种形式的中心在全国是第一个,只能摸石头。我们有教学、有科研、有国际交流,很多合作方式,我们都在探索,希望能把中心运作得更好,能更好地促进中国疼痛医学学科和临床的发展。

  

  Q4:请您谈谈开设“疼痛医学”选修课的理念,和学生们的反馈?

  A:疼痛医学教育是疼痛医学发展所必需的。我们北医要开设中国和国际上最好的疼痛医医学课程。我的理念就是邀请最好的老师、选择最好的内容来教授学生,不仅传授科学知识,还要给学生带来莫大的鼓舞和榜样。因此,我们邀请了中国和美国疼痛医学领域最具代表性的顶尖教授专家上课。3月2日首次课程关于中国疼痛医学的历史和现状由韩济生院士担纲。5月15日课程的最后一讲是国际疼痛学会和美国疼痛学会创始人和前任主席、美国马里兰大学疼痛医学中心名誉主任Ronald Dubner教授担纲。Dubner 教授对急性和慢性疼痛的高级中枢整合和下行调控机制及其在临床治疗技术中的应用等进行了非常深刻、精彩、深入浅出的阐述。

  我始终认为,领域内一流的专家教授上课,即便教授的是最基础的知识,但他带给学生的启发和鼓舞是巨大的。学生们常常会觉得伟大的科学家遥不可及,但当国际著名科学家亲自为我们的学生授课时,同学们的信心必将受到极大的鼓舞,学习的劲头、人生志向和职业目标都会大大增强。

  这次疼痛医学课程设置的宗旨是把疼痛医学这门新兴的综合性学科最核心和最主要的基础、临床和人文内容纳入课程。课程包含了疼痛特别是慢性疼痛如神经病理性、癌性、带状疱疹性等严重慢性疼痛的外周和中枢神经系统的发生发展机制、临床药物和非药物治疗措施、正确处理疼痛的人文意义和对疼痛患者的人文关怀等方面的内容。

  新学者是不是只能学最基本最基础的内容?我觉得不能完全服从这样的观念。我们把最基本的内容和最前瞻的内容包括许多临床内容结合在一起讲。事实上,学生听了之后非常兴奋,培养了兴趣、增加了收获。课程结束后,有56名学生对本次疼痛医学课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总的来说,同学对这次疼痛医学课程表示非常满意、收获很大、非常惊喜。他们普遍认为老师对课程的组织安排十分重视,很多来自各地的大牌教授亲自演讲并和同学一起讨论,非常具有开创性;希望这门课程能继续进行,甚至建议将其列入“教改课”;同时,他们也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如何安排上课的时间,避免与其它活动和考试在时间上冲突,探索考核同学学习效果的新方法等等。

  

  Q5:请您谈谈“中心”的愿景?

  A:“中心”成立之初,我们制定了几个基本的宗旨和目标,就是把疼痛医学的基础、临床、药物和其它治疗设备研发等几个方面紧密结合在一起,开展疼痛转化医学的产、学、研相结合的一体化研究工作,争取在疼痛的基础研究、临床研究和治疗等方面取得重大临床应用性成果;加强全方位的学术交流,建立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疼痛转化医学平台,使这个平台成为国内、外疼痛医学界专家学者交流学术、制定疼痛医学研究与临床治疗重大战略决策的高水平基地,成为国内最好、国际领先的疼痛转化医学中心;加强产学研一体化建设,联合国内、国际致力于疼痛研究与治疗的学者、医师和药物、医疗器械研发企业团体一起努力,全方位打造一个国际领先的疼痛医学中心制定并实施疼痛医学高层次人才培养计划,为北医所属医院乃至全国的主要医院培养高水平的疼痛医学专门人才,使北医成为培养疼痛医学高端人才的摇篮,引领中国疼痛医学的未来发展。

  (《北医人》记者 徐璐 学生记者   管芮 尹湘莎 来源:《北医人》杂志第60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