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药学人,刘俊义
发布日期:2015-07-20 浏览次数: 字号:[ ]

  刘俊义在药学院做了十年的院长,而他的大半辈子也几乎都在药学院度过。北医药学院的勤奋、严谨,塑造了他勤勉、内敛的性格;他的每一步求实和创新,也成就了药学院的一次次提升。刘俊义说,他对药学院的感情是这么多年一点一滴渗透到血液里的,难以言尽,更难撼动。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做就要努力做到最好。过程尽力了,无论结果如何,不会感到后悔。他最自豪的也是,做成了自己想做的事。

  

  做自己想做的事

  1997年,当刘俊义决定从英国回到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现北大药学院)时,他没有收到什么职位级别的许诺,也没有优厚待遇的诱惑。事实上,整个九十年代中期,国家对于归国人员的支持力度远不及今日。不过他看重的也不是这些,他所期望的是,“能做些自己想做的事”,而北大药学院也许是最适合的土壤了。

  对这里,刘俊义太熟悉。1971年,17岁的刘俊义进入北京医学院(现北大医学部)药学院求学。这个来自河北承德的少年,自幼对医药就感兴趣。“当时的承德是个发展落后山区,缺医少药的现象是极为普遍的。大家对医生有着普遍的崇敬感。”

  17岁,刘俊义是同届中年龄最小的,也是最用功的。身边如火如荼的文革运动正席卷中国,但这似乎都没有影响他努力汲取知识。毕业后,刘俊义留校任教直到1990年出国读博。

  刘俊义从来都是认真读书、拼命干活。英国读博期间,导师交给他一个题目:单碳转移酶的催化机理和生物学功能研究。这个题目在当时是前沿研究,几乎没有可参照的先例、难度高。刘俊义自觉“底子薄”,有些顾虑,但也得迎难而上。

  每天他是第一个到实验室的,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这种早来晚走的习惯一直保持到今天,药学院每个人都知道,院长每天六点多就到办公室了。

  虽困难重重,但刘俊义一点一滴推进了研究。可随着研究的深入进行,导师却将关键部分遮遮掩掩,不再让刘俊义接触。最后直接告诉他,“研究工作停止,可以写博士论文毕业了。”刘俊义也才了解到,正因为研究的前沿性,这项研究有着某种特殊的目的,是对外国人保密的。

  刘俊义逐渐认识到,在国外只能给别人打工,被当成高效的劳动工具,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却是很难。深思熟虑之后,他做出回国的决定。他知道,要想发展自己的事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好的地方,在国内。

  七年国外的学习和工作也带给刘俊义很大收获:“这几年的训练很前沿,在开展工作的思路、解决问题的方法上,得到不少训练。尽管不知道所做单碳转移酶的最终目标和用途,但是我所做的酶生物学功能的研究工作,使我在结构生物学领域里打下了基础,对我后期开展工作有很大帮助。”

  

  让学生自主学习

  刘俊义以副教授身份回到药学院,从一名普通老师做起。

  药学院的王孝伟老师至今记得她第一次旁听刘俊义的《基础有机化学》课程的感受。“当时的教学大多比较死板,刘老师的课却从故事讲起,激发学生兴趣,别开生面,让我印象深刻。”

  在英国求学期间,刘俊义接触到不同于国内的教学方法。在《药物化学》的课堂上,老师讲了一个维生素B12的发现和研究故事。B12的发现与恶性贫血有重要关系。它的发现前后经历了100年的时间,有近百名科学家参与其中,数家大学和研究单位共同合作,更有数名研究者因此获得诺贝尔奖。“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听过后,我就知道问题是怎么提出的,怎么被解决的,科学实验如何设计,思路是怎样的。这样的教学方法对我又很大的启示。回国后,我就希望把这种方法也带回咱们的课堂上。”

  启发式教学、问题为中心的教学,这些现在已经非常流行的教学理念,在当时的国内课堂上还很少运用,可参考的教材也就更少。刘俊义希望能做出些探索和改变,他在教案的准备上花了很大心血——既不能背离国内现行的教材,不能丢掉对基础知识的教授,又要在关键点上将启发性的案例融合进去。“素材的选择和组织非常重要。选择的故事要合理,要能适合中国学生的学习氛围。”他的目标是“能带着学生跟他一起思考。”

  刘俊义的教学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他所开设的课程深受学生欢迎。而“激发学生学习潜力,让他自主学习”的这种教学理念,更是贯彻到日后他所主持的教改工作中。

  1999年,刘俊义开始担任药学院副院长,主管教学工作。他开始大力推进药学院的教育教学改革工作。2000年,北京大学与北京医科大学合并,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更名北京大学药学院。2001年经教育部批准,北京大学药学院在国内率先以大药学一级学科招收六年制学-硕连读学生,开始了研究型药学人才培养新模式的探索。

  从课程体系到管理机制,从实践训练到育人环境,刘俊义带领药学院进行了全面的改革和创新。而整个教改中,刘俊义最重视的就是“如何让学生学会学习”。“知识是永远教不完的,只要教会学生自主学习就可以。”

  药学院为新生开设《药学导论》、《医学导论》课程,以便让其尽早全面了解学科概况。刘俊义倡导早期进入实验室,了解什么是科学研究;早期进行二级学科轮转,找到感兴趣的学科。药学院在本科生阶段就设立导师制,指导学生掌握学习的途径。药学院还有一个理念,叫“全员育人”。“药学院的学生不是课堂教出来的,而是整个药学院都要给他一个氛围,从一线老师到实验室的技术人员,到管理人员,大家的教育理念要一致,要以学生为中心,调动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

  药学院所做的这一切改革努力,都统一到这样一个目标下——激发学生学习潜力,塑造学生科学素养,培养创新型领军型人才。这也正是刘俊义一直坚持的教育理念。

 

  为学生贴好标签

  “药学是应用性极强的学科,学生的动手能力至关重要。”早年刘俊义赴英留学时,深感吃力的便是实验室精准操作。多年过后,中国学生的实验动手能力与西方相比依然差距不小。刘俊义决心改变这一现状,他要让“动手能力强”成为北医药学院学生的一大标签。

  在刘俊义的主导下,药学院利用世界银行贷款,于1999年建设成立了药学基础实验教学中心,将分散在各教研室的小型的、标准不一的、质量不齐的实验室整合到一个平台上,统一标准提升质量。这是全国范围内最早成立的实验教学中心。此后,2003年又成立了药学专业实验教学中心,2006年,在这两个中心的基础上,又组建了北京大学药学实验教学中心。

  刘俊义起草了实验教学中心的建设规划,建立了新的教学实验体系,将原有的实验从理论课中剥离出来,独立设课,将实验内容划分为基础实验、综合实验及设计实验三个层次,要求学科带头人和学术骨干作为指导教师参与实验设计,将最新的学科进展和科研方法融入实验内容。

  这样一个设备先进、功能集约、资源优化、开放充分、运作高效的实验教学平台,为学生自主学习、自主实验和创新活动创造了条件。北京大学药学实验教学中心被评为北京市高等学校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和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建设单位。

  刘俊义还希望往北大药学院学生上贴的一个标签是“视野广阔、人文素养高”。

  “医学最终面向的是人,所以医学生一定要学会跟人沟通。仅仅有专业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有很好的人文背景。”为此,刘俊义力主药学院学生第一年在北大度过,他希望利用好北大综合性学科的氛围,给药学院学生打下宽背景的基石。

  新生入学座谈时,刘俊义就会建议同学们好好利用在北大的一年时间,多接触不同学科。教学计划中更是将《自然辨证法》等课程纳入其中。

  “我们的学生要能跟患者沟通,要跟医药企业家、金融投资商交流,这样才能有大药学的背景。所以,我们请临床大夫、企业家来开课,要让学生早期接触,要给学生宽广的思路。”说话时,刘俊义的手边就摆着两本书——《从病床到华尔街》和《谁来决定治疗》。

  “哲学、历史、经济学……这些学科都会对新药的发现提供帮助,闭门造车很难做出大成绩,只有学科的融合,视野的宽广才能引导学科发展,做出特色。”

  刘俊义说,把北医药学院学生和其他药科大学学生混在一起,跟他们聊一会儿他就能区别出来。“我们的学生既有很强的理论能力,又有很强的动手能力,能说还能做;我们的很好的医学背景,学科交叉性又很突出。这就是我们学生与其他学生的区别。”

  

  身先示范,坚持到底

  2005年,刘俊义出任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

  在当时,这可不是什么美差。刘俊义开始担任行政职务后,他对药学院的了解逐步深入,而越是深入也越是能够发现问题。“认同感危机”是当时药学院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与之而来的,是学院整体工作的下滑,学科发展的滞后,在2002年-2004年教育部组织的第一次学科评估中,药学院仅排第三名。

  接到任命后,刘俊义首先考虑的是,他能不能做好,怎么做好。“我认真思考了一段时间,药学院今后要怎么走,学科怎么发展,怎么调动大家的认同感……”当刘俊义想清楚、决定做时,按照他的性格,他拼尽全力,努力做好。

  “一个大学学院的核心是‘学生’,而要把学生培养好要靠‘学科’,而发展学科就要靠‘老师’,这就需要调动老师的潜力。”

  在刘俊义的学院发展规划中,首先要做的就是凝聚人心——让大家认可学院,劲儿往一处使。“要实现这个目标,一要建立规章制度,二要自己做表率。”

  “以制度做事,不要以想法做事。我们按照自己的理念来设计方案,但具体执行之时必须有规章制度,这样就不会参杂人为的因素而使航线偏离。”几年下来,药学院建立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从安全管理到设备使用,从院务工作到教学科研……方方面面,有章可循。“制度落实到纸面上,执行起来就有依据。如果执行中有一些冲突或伤害到个人利益,我们可以再完善制度。”

  刘俊义要求自己和他的领导班子,凡是学院的决定、规章制度,一定要身先示范,凡是荣誉和利益一定要晚人一步。一段时间下来,学院老师逐渐感到,学院的领导班子是对大家负责任的,是值得信赖的。学院再有什么决定、要求,大家都愿意配合了。

  刘俊义知道,人是最重要的。学院要发展一定要建立好人才梯队。对于如何建设队伍,学院有着不同的声音,有的建议外面哪个课题组好“打包”拿来,有的建议引进顶级专家做客座教授。但刘俊义思考,药学院资源不够、空间不足,难以一下子引进一个课题组;而客座教授发挥作用又有限,一年只来一两个月,还要想尽办法给他空间,对其他老师不公平。所以,他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引进有潜力的青年老师,学院自己培养。”

  药学院制定了青年教师培养方案,一个原则就是不急功近利。“我们考核老师、评定职称,不要求发表文章的数量,不要求拿多少课题,我们考核的重点是你对药学学科做出的贡献。我们看重你研究的整体思路和布局,看重文章的质量,看重你的发展前景,在未来的十年、十五年后能否引领、主导学科的发展。”

  刘俊义希望在尽可能的范围内,给青年老师一个宽松发展的氛围。药学院设立青年基金,鼓励青年老师有自己的想法,去探索去尝试,不怕失败。药学院更有意识地帮助青年老师申请基金,帮助他们联系国内外机构来进行合作,为他们拓宽道路。

  而今,药学院的青年教师成长迅速,大多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支持。

  刘俊义的做事风格是,认准了的事情就一做到底。他最知道“坚持”的重要性。“学科的发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五年甚至十年的坚持才能看到些成效。所以你必须坚持做到底,否则是没有办法评价你的想法是否合理。这种坚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要付出很大的人力物力,甚至要牺牲一些利益为代价。”

  

  做特色,敢为人先

  刘俊义不喜欢跟风,他总在思考如何能做出自己的特色。

  “与药科大学相比,我们是北大医学部的一个学院,我们的优势在于有医学的背景,有综合大学的环境,所以,我们就是要做出综合学科里的特色,否则没有竞争力。”

  刘俊义鼓励同事们跨机构、跨学科做交叉研究,鼓励同事们用转化医学的思路来做新药研发,他知道这是药学学科发展的未来之路。

  “有人喜欢做短平快的研究,这有的是基于个人兴趣,有的是受评价的指挥棒影响,但对于学科的积累、学科在国际的地位、学科在学校的特色,帮助不大。做交叉研究时间长、也很辛苦——自己要补知识,还要跟外面打交道,要解决体制的、思维的、固有观念的很多问题。但药学是重要的交叉学科,如果不做交叉研究,一定是不利于药学学科发展。”

  刘俊义总是说,有些事总要有人先去做。他的课题组选择了“抗HIV药物的设计合成与活性研究”这一课题。这个课题的选择是极具风险的。一方面,2005年时,中国对于HIV的认识还不深入;另一方面,由于病毒的变异性快,抗病毒药物研究难度很高,往往投入很大,产出却很容易过时。

  这一课题的研究涉及病毒学、生物学、化学、药学等多个学科领域。对抗HIV的先导化合物的活性检测需要P3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因而需要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进行合作。随着研究的深入,从HIV的单靶点研究进入到多靶点研究阶段,以及针对宿主细胞,希望找寻宿主细胞的特定靶点和通路,调动宿主细胞功能来消灭病毒,这就又需要跟一些国外的研究机构来进行合作。

  跨学科、跨机构,这些正是刘俊义所力推的方向。“我觉得必须要跨,单打一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虽然冒风险,但这个风险是值得的,即便不成功也能积累经验,而且如果你都不去探索,你怎么能说服别人去跨学科探索呢?”

  时间长、难度高、成果前景不明朗……课题组的成员们有很多顾虑。刘俊义对课题组成员说:“抗HIV药物研究关乎国家安全和国家形象,对于这种重大传染性疾病,中国尚无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物,这将使中国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总有人要承担这方面的责任,北大药学院应该要能为国家分担。”

  刘俊义对课题的目标很明确——要找到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抗HIV先导化合物;要有新药研发的基础,有可选择的目标物;要在药物化学类的顶级杂志上发表文章。十年过后,所有目标逐一实现,申请和获批发明专利多项,发现多个化合物具有良好的生物活性,其中3个已进入临床前评价阶段,“从实验台到病床旁”的道路正在被打通,刘俊义课题组抗HIV的药物研究在国内独树一帜。

  而今,药学院跨学科的研究已经蔚然成风,化学生物学、药物化学、药剂学、药理学、临床药学,各专业都在努力探索。2015年,天然药物及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设计了十个自主课题,每个课题都有三个不同学科的成员组成。跨学科的特色正在药学院形成。

  “药学院是为未来新药研究培养人才、提供科学依据和技术方法的学术单位。现在所培养的人,是为了今后十年或更长的时间做新药研发奠定基础的;现在做的基础研究要看准学科的发展,这才是北大药学院要做的。”

  刘俊义认为,用转化医学的思路来做新药研发这将是未来的途径。他希望这能成为药学院的另一大特色。

  “把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有机的结合起来,不是简单的你帮我做点事儿,而是要在转化医学的范畴内,把病床实验室和学院实验室相结合。”在刘俊义看来,这种有机结合要高效运作起来还需要时间来磨合,而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打破人的思路惯性。“把这些人组个圈子不难,但组成圈子后不一定有足够的效率,不一定能产生新思想的碰撞。大家对要用转化医学的思路做研究的认识还不到位。因为在目前阶段,我可以这样做,也可以不这样做。而趟新路是要冒风险的,我用原有的思路还可能更快出成果。这很大程度上是受急功近利的指挥棒的影响。但是这种想法也许现在还行得通,十年之后就肯定被人落在后面。”

  刘俊义认为,作为北大的药学院必须要有趟新路的勇气和决心,一定要做能引领学科发展的事。

  

  “2005年的基本目标是学科排名不下滑,如果排名掉到第四名,我立马辞职,但如果保持几年不往前走,我也没法交代。不能说我失职,至少我没做到位,没能为学院争取到更多资源。之后,学院工作理顺了,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国内药学学科中做到最好,在国际上做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刘俊义说。

  经过十年的发展,北京大学药学学科在教育部第二次(2007-2009年)学科评估名列第二,第三次(2010-2012年)学科评估学科评估中获第一;2014年,由教育组织Quacquarelli Symonds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中北大药学排名38名;2015年,USNEWS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中药理学专业排名31名。刘俊义说,“虽然不能光看排名,但可以看到我们整体的轨迹是逐步向上的,没有大起大落,要得益与这十年扎扎实实的发展。”

  而今,刘俊义最大的心愿是,再有十年扎扎实实地发展,让北大药学做得更好,在国际上获得更高的位置。“我还是很有信心。”

  

  

  记者手记

  刘院长令人尊敬和敬佩。

  他看上去低调、朴实、温和、谦逊,但内心蕴含巨大力量。

  他的每一步选择都是迎难而上,每一个决定都是坚持到底,每一个阶段都是辛苦万分、尽心尽力,幸而每一个结果都是令人欣慰。

  做药学院院长的十年,大概是刘俊义压力最大的十年。“当时,我感到这个压力比我自己做科研的压力要大得多,我都没想到我能坚持做这么久。”

  “做管理者,特别是院长,你必须对学院负责,对大家负责。这时候学院的发展、学科的发展是第一位的,我自己的发展并不重要了。当院长就必须要有所选择、有所牺牲、有所舍弃。但同时,你必须要坚持上课,坚持做科研,做管理者同样不能离开一线,否则你的视野就不够清晰。你只有去讲课,你才会清楚知道教科书发展到什么程度,学生上课的体系是怎样的,要掌握什么知识;你只有去做科研,你才清楚这个学科国际前沿发展的走向。所以,不能偏废,也需要有所选择。”

  刘俊义喜欢埋头做事,他性格内敛而不张扬。他常常说:“事情做成功了,自然就展示出去了。”所以,他一直要求他的同事们,先做好自己的事,先不要到处宣扬,更不要到处指点。“但这可能也是我的一个不足,这么多年可能限制了很多同事。”说到这儿刘俊义抱歉地笑笑。跟刘院长对话,你常常能感受到他的那种谦和,又随时能感受他的那份坚定。

  药学院近十年来实现了快速发展,对于下一步发展,刘俊义说:“还是要进一步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推动学科的发展、提高教学质量,使学院能更好的完成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服务社会的功能。

  

  

  人物简介

  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院长,教学实验中心主任,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5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留校任教,从事有机化学、生物有机化学、药物化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1989年至1994年,在英国Newcastle-Cambridge大学化学与生物化学学院主修生物有机和药物化学,获理学博士学位。

  1994年至1997年,在英国Newcastle做博士后研究工作,从事抗病毒和抗肿瘤药物的研究。

  1997年12月任北京大学药学院化学生物学系副教授、教授。

  1997年任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助理,1999年任北京大学药学院副院长,2005年任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

  主要科研工作集中在抗肿瘤、抗病毒及中枢神经保护剂药物的研究。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博士点基金、基础科学人才基金、重大新药创制基金等科研基金8项。在JMC、EJMC等药物化学顶尖杂志上发表论文60多篇,申请和获得发明专利20多项。一个抗HIVⅠ类化药即将完成临床前研究,另一个针对ALS疾病的神经保护药物(与印第安纳大学合作)正在进行一期临床研究。

  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药学学科组成员、国家药学专业研究生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副会长、药学教育研究会副会长、中华医学会医学化学会副会长、北京药师协会副会长、北京市食品药品安全专家委员会委员、北京药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Journal of Chinese Pharmaceutical Sciences》副主编。

(《北医人》记者 徐璐 来源:《北医人》杂志第58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