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许雅君:“慕课”先锋
发布日期:2015-04-17 浏览次数: 字号:[ ]

  2013年初,许雅君第一次见到“MOOC”这个词。出于医学人对英文缩写的敏感,许雅君点击链接了解其含义:MOOC是Massive、Open、Online、Course的四词的缩写,即指大规模的网络开放课程,在中国,也被称为“慕课”。

  MOOC发源于美国,2012年起,这一概念开始在全球流行。目前,有许多网络平台在提供MOOC,而由美国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等知名高校打造的Cousera、Udacity和edX网络平台可称是其中的三巨头。

  初识“慕课”,许雅君对其感兴趣,但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开一门慕课。而就在这一年,北京大学开启了“北大网络开放课程”建设项目,目标是争取在五年里建设100门网络开放课程。北大医学部紧随其后,于2014年推出了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第一批慕课课程,许雅君的《身边的营养学》正是其中之一。

 

精心制作,半年睡眠不足,导致突发性耳聋

  

  说起要做“慕课”,许雅君当时不觉得难,她虽年轻,但也有十年教龄,对教学有热情,还曾获得北京市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她说:“我不怵镜头,试试吧。”但真做起来,发现没有那么容易。

  站在摄像机前,许雅君还以平时上课的状态来讲授,回看视频时就发现问题了:“眼神是不对的,飘忽不定,跟观众没有交流感。”于是,许雅君总结出:“还是要对着摄像机的红点说话,不能偏高,不能偏低,走动范围要在两线之间,不然就会出画面或者挡住PPT。”录了前两节课,许雅君才找到录慕课的感觉。

  但,这些还只是技术层面的小问题。

  与简单地将传统课堂录制照搬到网上的网络公开课不同,慕课授课需要结合网络用户特点来精心制作。

  慕课要注册才能学习,每门课都有明确的开课结课时限;每门课由多个学习视频组成,视频的长度宜短不宜长;学慕课不仅要观看课程视频,还要参与讨论、完成作业和测试,通过后能获得一张结课证书。

  这种碎片化、分散式、互动式的慕课形式更加符合互联网用户行为习惯,但这也就意味着,授课者需打破传统讲课习惯,重新设计课程。为此,许雅君投入了大量精力。

  在许雅君的设计中,《身边的营养学》将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讲授“基础营养素”、“特殊人群营养”和“营养与疾病”。对于首期上线的“基础营养素”篇,许雅君希望能把这些原本枯燥的基础知识讲得既生动有趣,又能与后面的两篇相关联。

  “花时间最多的就是去琢磨怎么把这课讲得让学生爱听,毕竟这不像在大教室里讲课,你可以看到学生的表情,能判断学生是否听得懂,爱不爱听。”她费尽心血,在课程设计上,完全打乱了教材中的顺序,重新规划,从日常生活中的案例引入知识要点。

  许雅君是个做事极其认真的人,课程在2014年9月上线开放,但准备工作从2013年底就开始了。她要求自己对录课内容要倒背如流;对PPT也是反复修改,力求简洁、美观;更制作大量动画穿插其中,以提高趣味性和观赏性。

  而这所有一切几乎都靠许雅君一人来完成。白天教学、科研、处理行政事务,晚上“开夜车”准备慕课,这是她半年多的常态。“这大半年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觉。我家里有两个小孩两个老人,爱人不在北京工作,我得把孩子们都哄睡了,才能开始工作,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

  这种长期高强度的工作,很快累垮了身体。课程刚上线不久,许雅君突发性耳聋。好在事前已经录制好了四节内容,许雅君一边打点滴,一边心里暗自着急。病情稍有恢复,便赶紧录制新课,怕的是耽误课程进度。“新录制的课程上线后,好多学生发邮件问,老师您这次课的气色不如之前好,是不是生病了,这种关心让我特别感动。”整个慕课做下来,许雅君瘦了10斤。

  “老师用不用心,学生能体会到。”《身边的营养学》被评为“2014年度北京大学最受欢迎的慕课课程”。

  

七周课程,五千学生,感谢有你

  

  许雅君在回忆慕课经历的一篇文章中写到:“我参与慕课之初,以为只是付出,但事实是收获了‘传道、授业、解惑’的成就感。”

  2014年7月22日,《身边的营养学》课程上线信息首次在edX网站亮相,到9月15日课程正式开放,已经有2872名同学注册选修了课程。最后的统计数据显示:来自129个国家的近5000名同学,选修了这门课程。

  这还不是全部。由于国内教育网访问edX受限,还有大量的学生选不了课,许雅君还请这样的学生加入课程学习QQ群,分享授课视频。

  与这些见不到面的学生教学、互动的七周,带给了许雅君太多的收获、惊喜和感触。

  在设计课程时,许雅君对听课人群定位是大众,所以对先修知识不做要求。事实上,选课的学生年龄覆盖从50后到00后,学历层次以大学本科和研究生为多,其中大部分学生没有医学背景。

  为5千名学生答疑解惑是一件听起来工作量极为“恐怖”的事情。开始时,许雅君“严阵以待”,她给助教们开会,规定大家的在线时间,按照问题题号分工答疑,甚至她还动员来已经毕业的学生加入这个队伍来。她说:“不能让学生问了问题却没人回答。”

  但一次意外插曲,却改变了许雅君对答疑这件事的处理方法。“一次答疑时间中我有急事离开了几分钟,就在走的一刹那,发现有个学生提了个很学术的问题,待我再回来准备解答时,却发现这个问题已经被七八个学生解决了。这件事让我醍醐灌顶——不要每次有提问就特别着急去回答,应该调动学生互答的气氛。”此后,遇到新提问,许雅君先问在线同学谁能回答。慢慢地,答疑进入一个自主回答的良性循环,大家会自发开展讨论,对问题的研究也更加深入。许雅君说:“看学生的讨论和回答都是一种享受,都有收获。”

  其实,这也正是“慕课”理念的精髓之一。根生于互联网,慕课与生俱来的“开放”和“分享”的特质,使得慕课的学习得以突破传统知识传授单向性的弊端。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数以万计的学生,因为有着共同的学习兴趣而聚集一起。大量的在线讨论方式,激发了学习者更大的发挥空间和提升潜力,也创造了知识创新和生成的新途径。

  “很多学生提出的问题是我这么多年教学都没有遇到的,有学生会把刚刚上线的论文发来讨论,还有学生在选我的课的同时还选了其他相近的课程,他会把相同的讲述拿来对比,给我发信讨论。这种教学相长的感觉特别好。”许雅君对她的慕课学生赞赏有加。

  不上慕课,难以想象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有如此之高。由于北大力主在国际慕课平台上出现中文声音,所以要求老师全部使用中文。许雅君以为这样就不会有国际学生选课,也就没有准备英文字幕,只有PPT是中英双语的。

  上课第一周许雅君就收到学生来信,表示听不懂中文,希望有英文字幕。但此时现做也来不及了,许雅君本以为这些学生会退课。但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在课程论坛上引发讨论,很快有一位华裔美国学生借助软件,把语音转成中文文本,然后用翻译软件翻译成英文,放在论坛上供大家下载。“由于翻译软件的限制,很多专业知识点翻译的并不好,他们不厌其烦地和我、助教以及同学交流,以达到最佳的学习效果,就这样他们一直学完了全部课程。”

  “与学生实际距离很远,但心很近。因为有时差,我们的交流平台中永远有新消息出现。经过这两个月的慕课,我的助教跟我说,英语交流能力有了极大的提高。”许雅君非常珍惜与学生相处的这两个月时间。

  在课程快要结束时,许雅君制作了一段三分钟的动画视频,来表达她的感受。她对所有的学生说:“正是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爱,给予我们做好课程、服务大家的信心和动力,身边的营养学,感谢有你。”

  

把慕课的劲儿用在日常教学中

  

  如果说许雅君如此全力以赴做慕课是出于对新鲜事物的热情,那她对教学的热爱则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天性。

  2005年,许雅君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她喜欢学校自由单纯的环境,更喜欢教学。“一个学生不明白的问题,你给他讲清楚了,这个感觉特别好。”

  第一年任教,许雅君把系里所有老师的课都听了一遍,听课感受记录在一个小本上,哪里值得借鉴,哪里有改进空间,写得非常认真。

  2008年,学校举办青年教师讲课比赛,系里让她这个最年轻的老师参加,历练一下。她以学院比赛第一名的成绩被推荐参加校级的比赛。“以前医学部青年教授教学基本功比赛的前三名都是来自教学医院的,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弄。”学校比赛许雅君拿了一等奖,接着又通知她参加北京市比赛。“怕给北大丢脸,我准备了半年时间。我把办公室窗户用木板一堵,放上幻灯片不断演练,回到家,就给老公孩子讲。”凡事就怕“认真”二字。北京的比赛,许雅君又拿了一等奖的第一名。两次比赛下来,许雅君一个收获是PPT制作技术有了巨大提升,并很快将其应用在日常教学中。

  这次慕课,许雅君又有了一个新的体会:“原来,你的教学是可以达到这么高、这么有趣的程度的,那平时上课为什么没有呢?无非就是你没有付出这么多的精力。当然,对于青年教师来说,科研的压力很大,必须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我们还是应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教学更多付出一些。”

  事实上,分享精神和网络正在迅速变革教育。随着慕课在中国的发展,注册学生数也在不断增加。有数据显示,全球每新增8个学习者有一个就来自中国。MOOC学院的创始人姬十三评论说:“老师当然也有紧迫感,我能在网上看到全球最好的老师了,干嘛一定要来听你的课?MOOC的到来重新定义了学校、老师和学生。”

  “慕课对北大教师的意义是什么?”北京大学慕课项目负责人李晓明说:“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挑战,它让我们在一种更宽阔的视野中重新思考自己的教学,引人入胜。”

  

  现在,公卫学院正开展教学改革,作为院长助理,许雅君负责在学院层面总体协调各个子课题的进展,同时也是 “教学方法改革”子课题的主要参加人。她决心用慕课的经验来提升现实教学方法,优化教学。

  从这次丰富而深刻的“慕课”经历,许雅君吸取了不少经验,她决定在后续的课程中组建她的慕课教学团队,以应对巨大的工作量。同时,她还常常分享经验, “鼓动”学院其他老师也开慕课。

  

  人物简介

  许雅君,博士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助理,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教授;

  预防医学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食品安全毒理学研究与评价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北京市营养学会理事;教育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

  参与多部本科生教材和专著的编写。

  研究方向为营养与疾病,尤其是生命早期营养对后续健康和慢性病风险的影响。

  近五年,在国内外发表论文50余篇,6项参与完成的科研成果获得科技成果奖。

  2009年获得北京市第六届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并包揽大赛全部单项奖(包括最佳教案奖、最佳演示奖和最受学生欢迎奖),同年获得北京市“首都教育先锋科技创新个人”称号,2011年获得霍英东基金会第十三届全国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2012年获北京大学黄廷方/信和青年杰出学者奖,2013年获北京大学医学部“女教职工之星”称号,并多次获得校级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及优秀学者奖励。

  (《北医人》记者 徐璐 来源:《北医人》第57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