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祝学光:医学教育是对人全方位的培养
发布日期:2015-04-17 浏览次数: 字号:[ ]

一份“临时工作”,一做就做了半个世纪

 

  祝学光可没想过要当外科大夫。

  她是女同志,论体力没那么好,说兴趣没那么强,讲野心也没那么大,所以,1959年从北医毕业后,当她被临时安排进北大人民医院外科工作时,祝学光想着这就是一“临时工作”。

  不过,当时的北大人民医院外科是真缺“劳动力”。

  上班第一天,祝学光被派去做门诊手术,不会做,更要命的是没人带。

  “我正发愁呢,门诊上一个男护士,他冲我挤挤眼睛,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卷了边的书,他说:‘我去备皮去,你赶快看。’于是我就跟着他学,怎么拉、结扎、止血、缝。所以,我的外科启蒙老师是位男护士。”就这样,祝学光边做边学,一个星期后,生手练成熟手,门诊手术不是问题了,她又被调去病房。

  但这时,祝学光心里还时刻准备着往外“撤”呢。

  “转科的时候,耳鼻喉科想要我去,但我眼睛有点隐斜,小窟窿眼做不成。中医科有个老教授看我能听懂他的南方口音,写方子字也漂亮,也想要我去,但外科不放人。”

  这么走不行,那么走也不行,祝学光心一横:“那就干外科吧,豁出去了。”

  祝学光是个要强的人:“那既然做了,就不能老当尾巴,得干得好一点,得攀登。”于是,她几乎天天泡在医院,很少回家。

  从1963年开始,祝学光干了两年住院总医师,时间是别人的两倍。在她看来,这段“超长住院总”经历,给了她极大的锻炼和提升。

  “住院总相当于个大管家,虽然级别低,但权利挺大。你要给科里排手术,你要代表科里参加会诊,你要处理各项事宜。手术,你能做的你就得上,带着下面的大夫做;不能做的,你就安排老师带你做。所以这段时间手术机会多,见到的病人多,做决策的机会也多,是学习技术,提升管理能力的最佳时期。”两年下来,祝学光几乎到了身体承受的极限。

  祝学光做事不惜力,这是出了名的。

  她被科室成员戏称有“忙命”,有一次值夜班,从晚上六点开始,连续做了三个急诊阑尾炎,接着一个胃穿孔……,就这样手术不断一直做到了第二天上午。接着又把第二天早已安排的脾切除做完,直到中午才下了夜班。

  由于大学学俄语,工作后被主任批评“英文可不怎么样”,祝学光重新捡起英语书,在动物外科实验室内练听力、做习题,常常学到半夜,身后就是医院的太平间。

  80年代公派出国,祝学光在美国实验室做胃肠激素研究,别人退避三舍的题目,她迎难而上,最终完美解决。大家对她的评价是:“这个人玩命工作,白天晚上连轴转。”

  就连退休后,她依然还有很多事要做,每天早上赶6:30的班车,7点刚过就到达医院,出门诊、带学生……而今,祝学光已是八十高龄,各种社会事务依旧需要请她出山,做督导,开座谈会,都需要请她来“镇场子”。

  “干了外科这么多年,回过头来想一想,虽然最开始我并没想做外科,但可能是科内的老师,比我自己更早发现了我能做外科医生的潜质。最终竟把我培养成了一个外科医生。”

  凭着这股子“不服输、不惜力”的劲儿,在公认的“男医生天下”的外科领域,祝学光巾帼不让须眉,成为行业翘楚。

  

一句“大话”,做出了连获三项国家级教学奖的成绩

  

  祝学光是北京大学医学部校园内集三项国家级教学奖项于一身的卓越的医学教育专家。

  从1962年开始带教学起,祝学光就打心眼里喜欢教学工作,她说:“要把事情给学生讲清楚,首先自己必须学精通。所以,教学工作可以给你个系统学习的机会,教学相长一点不假。”历年来,她所承担的“系统外科”和“总论外科”教学一直很受同学欢迎。就连1966年,北京市卫生局发布了举办“半农半医培训班”的文件后,正在北京郊区医疗队服务的祝学光被调到沙河,负责招收、培训当地的“半农半医”学生。(当时,还没有“赤脚医生”的称呼)。她满腔热情投入其中,甚至把研究病生理的先生也动员起来,周末来给学生们上课。

  1997年,祝学光所主持的以“急腹症”为中心外科教学方法改革,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2003年,祝学光荣获国家级教学名师奖;2006年,在她的主持下,《外科学》荣获国家级精品课程。

  “那时我当教务长,要以身作则进行教学改革,我说这还不容易,说了个大话,但真做起来还真难。”从1991年起,祝学光担任北京医科大学教务长一职。

  “急腹症”是外科中的典型症状。“那时每年毕业考时,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说就考个急腹症吧,但考试结果很不理想,好多学生把知识都弄混了。所以,我说我们没把这课讲清楚。表现为急性腹痛症状的疾病多达三十五种。如果把急腹症讲清楚了,那三十五个病也就都会了,我觉得这是个纲,做好了事半功倍,值得做。”祝学光决定将“急腹症”作为对刚进入临床阶段学习的医学生的教学突破口。

  于是,祝学光带领几个年轻老师,重新备课。以往讲急腹症强调疾病的“系统性”都要从引起急性腹痛器官的解剖、生理、及腹痛发作时的症状、体征讲起,把能引起急腹症的各种病都作为单独的病症来讲解,却忽略了各种急腹症发展中的相互关联与转化的规律。祝学光重新组织教案,用“以问题为中心”的教学理念,从腹痛的原理、神经支配、神经传导的节段性特点讲起,把“急腹症”的发生机理和临床表现紧密结合起来,教学生如何分析、如何诊断。同时,祝学光把“教学”与“实践”相结合,教师引导学生从急诊室到手术室,形成一种连续追踪式的教学与讨论模式。

  “学生们也干劲十足,守在医院急诊室的门口,看谁捂着肚子来就上去问。听到是肚子疼学生就来精神了,就按照课堂上讲的先问什么后问什么。他们一分析,觉得是急性阑尾炎,就找去老师。老师复查确诊后,就带着学生一路绿灯地从急诊到手术室,直到手术做完。当学生体验了这一段经历后,特别有成就感,也特别积极地跟着我们做教改。”

  经过三年的实践后,祝学光请北京市6所医院外科主任各带病例,来对学生进行实地考核,学生甚至能对某医院主治医生误诊的病例做出正确诊断,令现场的主任们交口称赞。

  实践证明,这一教学方法提高了学生对疾病的发生、发展和转归等内在规律的认识和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开创了临床医学外科系统教学以问题为中心的教学模式的先河。这一教改成果荣获1997年北京地区普通高等院校教学成果一等奖及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并在全国15所医学院校中进行推广。

  

如何培养医学生?面向未来,面对人

  

  在祝学光看来,医学教育应是面向未来的。她用“种庄稼”来作比喻,医学教育是有周期的,什么时候播种什么时候收获都是有规律的。“今年招的学生,是为八年以后培养的,所以你要想到八年以后的社会,八年以后的医学、病人、供需的关系。医学教育周期长,更要有预见性。否则就耽误人家学生了。”

  在与年轻医生的交流中,祝学光越来越感觉到一个问题——现代医学技术发展迅速,我们的医生也越来越多的依赖机器,而忽略人的作用。

  祝学光说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家医院教学查房的现场督查中,有大夫开口报告病例就是:“CT如何,核磁造影如何,最后检查出胰腺肿瘤。历时27天。”报告又说:“病人症状什么都没有,没有食欲不振,没有恶心呕吐,没有腹胀腹痛。”祝学光就问病人:“有没有腹泻?”病人回答:“有啊。”祝学光又问:“一天几次?”“两次。”“多长时间?”“两个月。”问到这儿,现场的大夫们就吃不住劲儿啦。科室主任汗颜道:“腹泻是胰腺肿瘤很重要的一个线索,我们没有问是不对的。”

  “如果没有机器你就不看病了?机器检查一下,发现一个病,大夫就满意了,所有症状就这一个病。这不行,不能忽略认真的病史收集,这是大夫的职责。”祝学光说。

  祝学光说:“现在的学生太聪明,但没使在正地儿。”她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学生报告病例:“体温36.7℃,脉率70次,呼吸18次,血压110/70㎜Hg。”祝学光打住问:“脉率70次是怎么数出来的?”学生回答:“数了十五秒。”祝学光再问:“15乘4怎么得出70?”祝学光说:“给病人随便报个数字,我当医生我就不敢。一是一,二是二,这是对医生的品质要求。”

  我们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医学人才?在祝学光看来,医学人才是复合型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医生是一个跟人打交道的职业,因此,医生要有亲近人的能力,要能看懂不同的病人,要能取得病人的信任和配合。

  “只看到病,不看到人;只看到病值多少钱,看不到人的痛苦,这就糟糕了。医生要有菩萨心,要能悲天悯人,不然就不要学医,学也学不好。”祝学光说。

  医学教育是心灵的教育,是教人“爱人、救人”的教育,但这不是书本上的条条框框,这要如何去教?

  祝学光说:“我从我的老师身上学到了,他们对病人从来没有计较,对病人的要求总是千方百计的满足。我们就觉得这么大的大夫专家都这样,你一个小大夫还有什么可说的。在医学教育中,老师就要树立模板,而且要能够复制,要能启发学生、影响学生。学做医生,就要从点滴、从日常、从处世为人学起。”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事实上,祝学光也是这样去影响她的学生和周围的人的。

  她对事业勤奋、严谨的精神,她对人亲和、真诚的态度,她为人处事正直、无私,这一切都让与她接触过、共事过、学习过的人,对她产生由衷的敬佩之情。“祝学光教授是一位既教授学问又传授做人、行医之道的良师;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辈;更是献身医学及教育事业的楷模”。

  

  

  记者手记

  跟祝教授聊天是一种享受。

  思路清晰、幽默风趣、妙语连珠,一段段往事从祝教授口中讲出,真让人有如身临其境般,在北大人民医院科研楼九层的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我们一聊一下午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可我还没听够,于是又跑来听一下午!

  祝教授爱读书,尤其爱读文学书。自儿时起,祝教授最喜欢的去处便是父亲的小书房。“房间四周都是书,还有个小梯子,我最喜欢坐在梯子中间看《金银岛》之类的故事书,抬头看看上面,低头看看下面,心里特别美。”

  从小学钢琴,爱文学,这样一位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却选择了医学。“我这人性格是麻利快,不像文学家慢条斯理。另外我也是听从了父母的建议,学个本事不求人。文学可以作为终身的爱好。”

  父母的建议是对的,祝学光确实不会求人,不会拉关系。唯一一次有“求人”的打算是,想请一个在房管局的病人帮忙换换房。夫妻俩想了半天,最后买了两斤酒心巧克力,骑着自行车去找人家,结果不巧人不在家。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求人的祝教授如释重负地说:“得了,咱回家吃巧克力吧。”

  祝教授说她与人相交遵循的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不远不近,保持适度的距离。在我看来,祝教授有种天然的亲和力,她待人真诚,不摆架子。

  曾经有个病人在住院期间,用一个小本子记录下祝学光在病房工作的一言一行,出院时作为礼物送给她。本子里记录到:“祝大夫进病房拖地,一边拖地一路过到病人床前,就问怎么样?吃饭了吗?吃了多少?拖地一圈下来,在聊天中,把病人情况也就都问到了,接着洗手查房,就更有的放矢的去解决问题。劳动、问诊两不误。”这本记录本后来被医学部一位老师拿到,成为研究医生与病人关系的案例经典。

  祝教授做了一辈子的大夫,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她热爱她的职业。祝教授曾连续几个月不眠不休,把自己的老师抢救回来。“医生能把病人治好的这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然而,“当医生也有很多烦恼。尤其面对无法治愈的患者,真是觉得医生的能耐实在太小了。”

  在当今的医疗环境中,祝教授也感到忧虑。“医生的培养成本很高,医生的工作是实打实的付出,更多品质好、能力强的人来学医是病人的幸福。但现在医生的形象一会儿被捧为天使,一会儿又被丑化为恶魔,这真是让人感到寒心。”

  近期,祝教授听了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的报告,里面提到:“医生的收入跟他的付出不相称,医生应该有个体面的收入,安全的环境和发展的空间。”祝教授对她的学生说:“你们放心吧,将来会好的,我为你们感到高兴。”

  

  

  人物简介

  1959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疗系,留校分配到刚划归北医的人民医院工作。

  1981年?1983 年及1988年曾赴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医学院Galveston分校(UTMB)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外科和消化研究中心从事胃肠激素生理、体内代谢及胆囊收缩素与胆道生理和胆石形成以及胆汁酸代谢的实验研究。

  1986年起任人民医院大外科副主任、普通外科主任;1988年晋升为主任医师、教授,1991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成为博士研究生导师。

  此外,她还担任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理事、北京外科学会主任委员及中华外科、中华普通外科及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等3种中华系列杂志副总编辑和8种其他中华杂志编委等社会兼职。

  1986至1998年曾连续被评为北京医科大学优秀教师,1991年和1997年两次获北京市优秀教师奖;1991年及1995年先后被评为卫生部属院校优秀教师和“三育人”先进个人。是北京大学集三项国家级教学奖项(1997年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2003年荣获国家级教学名师奖以及2006年《外科学》荣获国家级精品课程)于一身的卓越的医学教育专家。

(《北医人》记者 徐璐 来源:《北医人》杂志第57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