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尹玉新:时不我待,只争朝夕
发布日期:2014-11-19 浏览次数: 字号:[ ]

  在尹玉新的人生轨迹中,有两个转折点奠定、影响了其进程。

  这两个点,一个是出国,一个是回国。

  “出国”使他进入到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接触了最前沿的研究领域,并在此领域中有所贡献,赢得学术地位;“回国”则使他获得了更大的舞台来施展才华,为祖国医学教育的发展来贡献自己的力量。

  从“出国”到“回国”,尹玉新完成了从“个人奋斗”到“为集体奋斗”两种状态的转换。

  

  在美国的奋斗

  1990年,尹玉新从协和医科大学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这时,一场“出国潮”正席卷中国。在协和医科大学,青年学生间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出国。“同学见面打招呼的话,就是问‘offer来了吗?有没有信?’”。经过一番努力,尹玉新如愿赴美,到加州圣地牙哥Salk Institute做博士后。

  Salk Institute鼎鼎大名,在美国私立研究机构中排列前矛。其创始人Jonas Salk是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的发明者,对人类控制和消灭小儿麻痹症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从这里走出的科学家们不计其数,有五位获得过诺贝尔奖,现职研究人员中也有数位诺贝尔奖得主。

  在这里,尹玉新如鱼得水,他参加了抗癌基因p53最初的研究,仅用两年时间,就发现p53可以调节细胞周期和维持基因组稳定性,从而抑制癌症发生。1992年,当这篇文章发表在《Cell》上时,引起了很大轰动,作为第一个发现p53抗癌机理的人,尹玉新接受了很多专访,在学术界崭露头角。“这个成果是我人生的第一步大跨越,也使得我增强了信心,觉得能在这个领域里好好做下去。”

  与此同时,尹玉新也深感压力和挑战,尤其是在英文交流方面,于是他决定:“光有个国产‘土博士’学位还不够,应该在美国再拿个‘洋博士’”。

  1993年,尹玉新进入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UNC at Chapel Hill)研究生院攻读博士学位,专业是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到1997年,他获得博士学位。在这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尹玉新受到了美国正统的科研训练,提升了英文能力,成为他“能与别人拉开距离的重要原因”。读博期间,他首次发现了p53控制细胞对环境压力反应并诱导凋亡的机理,这一工作发表在《Nature》上。

  毕业后,尹玉新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做博士后。在这里他跟随p53抗癌基因的发现人Arnold Levine 教授,继续研究p53。“在这里就好像到了p53的大本营,Levine闻名医学界,作为Levine的学生,别人会对你另眼相看。他使得我有更高的境界,能接触更优秀的人,能站得更高来看问题。”

  1999年,尹玉新开始申请工作,很顺利地成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2007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职。

  在哥大,尹玉新的工作顺风顺水,他很快申请到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IH)的基金(R01),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2003年他的研究团队首次揭示出p53下游组织特异性基因Pac1在诱导细胞凋亡和抑制肿瘤发生中的作用,这一工作也发表在《Nature》。他们随后证明Pac1参与了细胞对抗癌药物的反应,其具有很强的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此工作发表于2008年的《Oncogene》。从2005年起,尹玉新开始研究另一个抗癌基因PTEN,他们发现PTEN通过新的机制控制基因组稳定性,此工作发表于2007年的《Cell》。

  至此,尹玉新从“上山下乡”所在的边区考上大学,进而协和读博,再赴美科研、读博,最终留在美国,在世界顶级大学里领导一个团队,这一路上,科研成绩硕果累累。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尹玉新在人生轨迹发生了转折,赋予了新的使命。

 

  回中国的机遇

  2008年,当尹玉新在首都国际机场走下飞机时,正值北京奥运会闭幕当天。他看着北京城漫天烟花,心中既有期待,又有忐忑。

  这次回国不同以往,尹玉新将告别奋斗近二十年的美国,回国定居,出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院长一职。

  这一年,北医基础医学院在全球招聘院长,尹玉新偶然中看到了这则招聘广告。“我看到时,正是截止日期当天,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投递了简历。”

  很快,尹玉新被通知面试。经过四轮面试,在科研和管理上表现突出的尹玉新脱颖而出,得到了这一职位。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韩启德,常务副主任柯杨,对尹玉新寄予厚望。尹玉新决心回国开始人生的新篇章。

  “当时,我判断国内正在开始大发展,有一大批优秀人才都在准备回国。国内的平台会越来越好。”果然,国家很快实施了高端人才引进计划,他顺利入选中组部“千人计划”,成为国家特聘专家。

  正如,1990年尹玉新的出国是在“出国潮”的洪流中,2008年,他的回国,又无意中参与了“回国潮”的大浪。

  2007年,美国民间智库考夫曼基金会发布了一份报告,首次提出了“人才回流(reverse brain drain)”的概念。这份报告指出:美国正在遭遇历史上第一次人才流失,那些来自印度、中国的技术移民正开始“回流”到他们的母国。

  国内环境的改善是重要的推动作用,而内心对“在祖国的土壤上做自己的事”的渴望则是这些优秀人才回国的最重要原因。

  “回来后,可以为国做贡献,这不是口头上的那些大道理,而是这个位置真的可以影响中国医学教育,我特别喜欢学生,我希望我能为这些学生多做贡献,这是我回来的主要因素。” 对于为何要放弃美国已入佳境的工作选择回国,尹玉新这样说。

  作为一名“空降”的院长,尹玉新初来乍到时,难免有心理压力,幸运的是,他得到了领导的支持,同事的帮助。初到北医,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医学部主任韩启德接见了他,对他的指示是“用教授治院”。因此,尹玉新特别重视学院中的学术委员会。这个由院士、长江学者、杰出教授组成的学术委员会,能够决定基础医学院发展中的所有重大问题。

  “柯杨校长给我很多指点,也很包容,这种包容让我有机会改进我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我学会了管理,学会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倾听别人的心声,让他们觉得受到重视,让他们在你的领导下有收获。”

  尹玉新有着很强的交往能力,他能知道别人需要什么,并愿意创造条件帮助别人做成。这一点,让他非常适合行政领导一职。

  任期第一届,他的领导团队几乎完全袭承上一届,而且他与团队成员合作愉快。“最开始的几年中,这个团队对我帮助很大。我从来不搞“一言堂”,大多采取集体讨论的方式,这让我很少出错。”

  六年时间,尹玉新从一名实验室里的科学家,成为执掌一院的管理者,在中国,在这个位置上,他有机会参与到中国医学教育发展的进程中,他做的事情得以助力中国医学人才的培养和成长。

  

  任重而道远

  在北医,乃至北大,基础医学院都可谓第一大院,下设13个系,2个研究所,1个医学实验教学中心。管理这样一个大院,责任不可谓不重。

  学科齐全、师资雄厚是基础医学院的优势,同时,基础医学院仍然面临兄弟院校的挑战,空间有限,资源有限,这些都是摆在院长尹玉新面前的难题。

  上任伊始,尹玉新迎来的便是医学部“新途径”教育教学改革工作的全面实施,基础医学院恰恰正是教改试点的前线。

  “在柯杨校长、王宪副主任的指导下,学院成立教学工作委员会,对课时如何优化、核心课程怎么安排、授课内容如何精练,如何增加学习兴趣和效果,老师们集体论证。学院内经常召开教学主任、骨干教师的教学改革会,一步步推进具体落实。”

  学院经过充分的研讨和论证,以“创新人才培养”为核心,以“基础医学核心课程”和“优化实验教学”为基础,以“器官系统”为中心的小组讨论式学习(PBL)和贯穿基础医学阶段全程的创新人才培养项目为重点,自上而下进行顶层设计,构建了基础医学阶段本科生“创新型医学人才”培养体系。

  这一体系从2010年开始在2009级临床医学和基础医学八年制学生中正式实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2013年10月,学校接受了教育部临床医学专业认证专家的考察,对“新途径”教改给予了高度肯定。

  “北医的教改引起了国内高等医学院校的广泛关注,在教育部成为了一种模式,而我们正是教改的参与者,可以说我们正在影响历史。”谈及此,尹玉新自豪满满。

  为推动科研发展,尹玉新力主建设大平台。“在基础60年的历史中,由于教学的需求,使得我们形成了完备的学科分布,如果能使这些学科相互交叉,形成的合力将会有更强的效果。我们需要一个高水平、现代化的大平台提供支持。”

  2010年6月,北京大学系统生物医学研究所成立。研究所涵盖生物学、基础医学、药学、临床医学、中医学、生物信息学等学科,针对重大疾病,如肿瘤、心脑血管疾病、代谢性疾病等进行系统生物学研究。这个学科交流的共享平台,包括基因组学、分子遗传、计算生物学、结构生物学、蛋白质组学、代谢组学、药物研发、转化医学研究室等八个研究室。研究所旨在促进学科的交叉和融合,开展原创性研究,发展转化医学和培育高水平综合性研究团队。

  “系统生物医学研究所是国内一流的交叉学科平台,它是基础医学院能够大踏步前进的基础。”尹玉新这样总结。

  上任不足四年,尹玉新迎来了一次“大检阅”。2012年,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对具有研究生培养和学位授予资格的一级学科进行整体水平评估。评价指标体系包括师资队伍、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科声誉4个一级指标及18个二级指标,5000多位专家参与评价,客观数据与主观评价结合,重视质量、淡化规模,评估结果的公平性、科学性和权威性获广泛认可。

  在这次评估中,基础医学院基础医学一级学科在该学科44所参评高校中排名第一,学科整体水平得分91分。

  “91分”是历史性的新高,在前两轮评估中,基础医学整体得分分别是“86分”(排名第一)和“80分”(排名第三)。这表明,其学科建设取得显著进步。

  尹玉新目前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为“分子与转化医学协同创新中心”申报“2011计划”。 “2011计划”全称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是继“985工程”、“211工程”之后,国家在高等教育系统又一项体现国家意志的重大战略举措。

  “现在我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把这个申报成功,使得北医发展获得国家资源支持。这是历史机遇,我们不能错过。”

  

  让学生把基础当家,给老师以发展平台

  在尹玉新眼中,最重要的是“人”——“学生”和“老师”。基础医学院有近1900名在校生、400多名教职工。

  在基础医学院,尹玉新是出了名的对学生好。“我们一直强调的理念是,学生是我们服务的主体,是我们的‘上帝’。我们必须做好两件事:一是要照顾好他,一是培养好他。我们要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要做他们精神导师、人生导师,让他们高高飞翔。”

  为此,学院领导班子开展了很多工作。每年从院长基金里给学办拨经费,用于学生活动。

  基础医学院每年有两场学生典礼极为隆重,一是开学之初的“迎新典礼”,一是毕业之时的“离院典礼”。作为院长,尹玉新每年都要参加,都要讲话。“迎新典礼是我跟学生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呢?离院典礼则是最后一个机会,让我向他们表达:‘我们永远关爱你们,期待你们成就,希望你们幸福。’跟年轻人在一起的感觉是最好的,看着他们,我非常自豪。”

  “我希望老师们为学生着想,听到学生的要求和呼声,甚至在他们没有要求,还不知道如何发声的时候,提前一步帮他们安排。让他们能在这里得益,让他们在未来回忆起的时候,认为‘我的大学对我如此重要,是因为那些老师,那个环境给我的帮助’。我做行政工作,有机会为学生服务,这是我的使命。”

  一流的学院需要一流的师资,尹玉新任职期间,希望能够进一步提升学院的师资力量,尤其是为青年老师的成长建立更好的平台和机制。

  尹玉新上任后创办了“院长论坛”。“院长论坛”每月举办二至三次,全院教师、研究生都参加,主讲的都是国内外一流的科学家或管理人员。这样一个高水平的科研交流平台,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成为基础医学院发出理念和声音的地方。

  学院正在建立“青年导师制”,让年轻老师参与到教授们的研究团队中来,协同个人的研究与团队研究的方向,带动个人科研能力的成长,同时借助教授的资源,申报自己的项目。对此,院里在考核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对教授进行考核的一项指标就是是否带动了年轻人成长。

  基础医学院每年召开“中期科研会”和“年末学术年会”。院内所有的学术带头人和研究人员齐聚一堂,陈述项目,展示科研亮点,互相交流形成交叉。这样的交流形式被大家一致认可,成为非常有效的院内学术盛会。

  学院还建立起三级奖励制度,给教授更好的待遇,给年轻人更多的激励。

  “下一步我们会摸索建立更好的机制,来更好地调动全院400多名教职工的积极性,激发潜力,提升整体水平。”尹玉新说。

  

  科研“高产出”

  “白天做行政,晚上干科研”是尹玉新担任院长后的工作状态。尹玉新说:“晚上、周末都是我的科研时间。我很少出门,极少出去玩,我喜欢实验室,在实验室就像在度假。”

  尹玉新的实验室在病理楼,他的实验室有20多名成员。回国后,他的研究便得到科技部重大基础研究计划(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支持。

  他的团队对PTEN基因的抗癌机制开展了深入的研究。PTEN基因是人类肿瘤中突变率仅次于p53的强大抗癌基因,在多种类型的癌症中都存在PTEN基因突变或缺失。

  研究中,他们揭示了真核生物中新的蛋白编码机制,并由此发现PTEN家族的新蛋白PTENα,进一步证实其定位于线粒体,参与调控细胞能量代谢过程。这个发现首次阐明了真核生物可以通过不同密码子翻译起始合成不同蛋白质亚型,从而大大增加了潜在蛋白质家族的数量和构成,有助于揭示蛋白质多功能的分子机制,奠定生物多样性的物质基础。

  在最新的研究中,他们发现并证实了抗癌基因PTEN参与调节染色体重塑并影响全基因表达。这个研究揭示了PTEN在细胞核内的新功能,首次将抗癌基因PTEN与表观遗传学信号标志联系起来,提供了新的证据支持PTEN在细胞核内信号传导通路中发挥重要作用,为今后进一步加深PTEN在核内功能的认识打开了一扇窗口。

  仅2014年,尹玉新的课题组就有三篇文章发表在《细胞》的系列刊物上,尹玉新认为:“这只是个开始,未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成果产生出来。”

  

  与初到北医的些许忐忑不同,如今的尹玉新踌躇满志,只叹时间太少。

  “最初时,并没有想一定能做出什么,只是想试试,现在知道自己肯定能做,而且能做好,正是因为这六年的经历让我知道,这里肯定能做成大事。”

  2014年9月14日,基础医学院举行学院成立60周年庆典,学院组织了一系列活动来庆祝和回顾这一不平凡的历史。

  “学院发展了60年,我自己待了六年,是十分之一的时间。现在回想起2008年的决定,我很幸运当初做了这个正确的选择。现在有一个感受就是时间的紧迫感越来越强,因为特别想做更多的事情。下一个六十年,将是我们建设一流大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六十年”。

  

  记者手记:

  

  采访尹玉新院长前,我对他的了解少之又少。无论是百度还是谷歌,所能检索到的就只有他的学术成就和出席会议的新闻。于是,我拿起电话拨到基础院办,试图先从周围人那儿“套到”点信息。

  “尹老师对人非常亲和。”听到这句话,我联想起偶尔在校园里遇到的那张透着威严的面孔,心里有点嘀咕。“他是工作狂,有时能收到他下半夜发来的邮件。”这点我不意外,在北医采访了太多的“牛人”,“勤奋”是他们的统一标签。

  百闻不如一见,当在弥漫着实验室味道的生化楼的院长办公室,见到尹玉新院长,坐下听他讲述他的经历,谈论他对中国医学教育的理想,说起他的学生他的实验室时,“威严”的面孔变得非常“亲切”,“毫无违和感”。

  我问:“您带学生是什么样的风格?”

  “我会让学生觉得,你来这里就是挑对地方了,这里是最好的。我不主张学生急于定题目,兴趣是研究的第一位,我所做的就是帮助你建立你的兴趣。”

  “当你做科研时,我就是帮助甄别、分析你的研究成果,最后你的成果是自己总结的。我通过与学生反复修改文章来进行交流,这中间我们交换想法,没有师生等级,你在他困惑的时候点拨他一下,他会发现你特别高明,我越来越喜欢这些学生,学生也越来越敬重你。”

  “在我的实验室,学生是主力,从我们这儿走时,学会了一整套科研的思想方法体系,谁收了我们的学生做博士后,他就赢透了!”

  对学生,这一定是真爱。

  

(感谢基础医学院杨歌、张重提供帮助)

附:

  人物简介

  尹玉新,医学博士、遗传学博士、北京大学讲席教授、病理学教授、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973”首席科学家。

  1990年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随后赴美在加州圣地牙哥Salk Institute做博士后。

  1997年获得美国北卡大学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博士学位。

  1997年至1999年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博士后。

  1999年起历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副教授(终身教授)。

  2008年7月至今任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

  尹玉新长期从事肿瘤机理研究和抗癌药物机理研究。

  他是第一个发现抗癌基因p53在细胞周期和基因组稳定性相互作用的人,他第一个发现了p53指导细胞对环境压力反应的机理。他的研究梯队首次揭示出p53下游组织特异性基因Pac1,证明Pac1参与免疫系统的调控。 他发现抗癌基因PTEN通过新的机制控制基因组稳定性,证实PTEN控制着细胞周期进程并对抗癌药物的强烈反应,这一工作将会对肿瘤抗癌药物的研究产生积极的影响。 尹玉新团队首次揭示了蛋白质翻译的新机制,从而为鉴定新的蛋白质提供了基础。

  

(《北医人》记者徐璐 来源:《北医人》杂志第55期)
编辑:韩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