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北医人»
【北医人物】栗占国:引领一流团队,跻身国际舞台
发布日期:2014-04-16 浏览次数: 字号:[ ]

  

        人物简介:

     栗占国,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临床免疫中心/风湿免疫科主任,风湿免疫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医学部风湿免疫学系主任,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973首席科学家,CMB杰出教授及吴杨奖获得者。

     亚太风湿病联盟(APLAR)主席,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前任主委,中国免疫学会临床免疫分会主任委员,《Clinical Rheumatology》和《Int J Rheumatic Diseases》副主编,《中华风湿病学杂志》总编,《医学参考报(风湿免疫专刊)》主编,《Nature Reviews Rheumatology》、《Rheumatology》、《Current Opinion Rheumatology》、《Ann Rheum Dis》、《Clin Exp Rheumatology》、《中华内科杂志》及《中华医学杂志》等杂志的编委。《Nat Rev Rheum》中文版主编。《Lupus》及《J Rheumatology》等十几种中英文杂志审稿人。 

     已在《Immunity》、《Ann Intern Med》、《Ann Rheum Dis》、《Arthritis Rheum》、《Autoimmunity》等杂志上发表论文400余篇。主编、主译《类风湿关节炎》、《凯利风湿病学》及《风湿免疫病学高级教程》等风湿病学专著9部,参编23部。

  

         2005年被批准为教育部重点学科,2009年成为国家973计划首席单位,2011年成为教育部创新团队,2012年被批准为北京市风湿病重点实验室,2013年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在过去的十多年的时间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从名不见经传,到站在国际前沿,经历了快速跨越式发展的历程。这些令人瞩目的成绩与学科带头人栗占国教授密不可分。

  对一个学科,从一个高度到另一个高度可以借“势”;但若白手起家,靠自己、靠努力,同样可以走到令人羡慕的高度。

  被问及这些年来学科发展的思路,栗占国这样说:临床是根本,教学是基础,科研是动力。临床与科研如同DNA分子的双螺旋结构,应螺旋上升、齐头并进、相辅相成。

志存高远,十年磨一剑

  1998年,已在哈佛医学院工作的栗占国,接到当时北京医科大学和人民医院院领导的热忱邀请,请他回国接手人民医院免疫科,担任科主任。此时的栗占国已在国外学习、工作多年,他密切关注国内外风湿免疫学科的发展动向,深知学科发展前途路在何方。

  风湿免疫学在国外已有上百年的发展历史,但在我国,却是年轻的临床学科,研究和诊治水平与国际上差距很大,有大量的临床问题亟待解决。不少国际共识并没有在国内普及,如类风湿关节炎的联合用药及临床缓解的策略,新型诊治方法的应用等。

  为不辜负学校、医院及学科领导的嘱托,栗占国放下国外舒适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回到国内开始了他十多年发展学科的历程。

  栗占国形容风湿免疫科是个需要“跑步前进”的团队。“起步晚,自然要跑步。”

  刚刚接手时,全科只有21张病床,五、六位医生,既没有研究生,也没有课题和经费。门诊量一天不过二、三十个患者,一个人出门诊,半天就能看完病人。

  栗占国清楚地知道,“一个临床科室,立足临床才能有发展”,于是他向国际标准看齐,将科室由“免疫科”更名为“风湿免疫科”,吸引患者对症就医;他开展了十几种新的诊疗方法,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经过十几年不懈的努力,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已成为教育部创新团队和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科室的临床及科研团队壮大到80余人,每天的门诊量达300多人。

  从医院统计数据可见,风湿免疫科每例患者的平均接诊时间居全院之首。每天需安排八、九个专家和医师同时出诊,甚至要从病房临时抽调医生协助,才能看完。 来这里就诊的大多是顽疾重症,不少人带着厚厚的病历,从全国各地慕名辗转而来,风湿免疫科成为国内著名的内科疑难病中心。

临床为本,建一流学科

  “常见、疑难、误诊误治多。这是目前国内风湿免疫病的主要特征。”栗占国说。

   在多数医院的风湿免疫门诊常会看到这样的情况:每天都有相当数量的患者因对疾病认识不足或被误诊无法得到正规治疗,以至延误最佳治疗时机而抱憾终身。

  “一个血管炎病人出现耳鸣、听力下降、流脓涕、发热、蛋白尿等多个脏器和系统病变,患者首先就诊的可能是与症状相关的科室,但是往往难以快速确诊。因为每个专科都有自己擅长的专业领域,很少关注这些涉及其他学科并有全身多系统受累的疾病。而风湿免疫科医师根据临床表现,诊断基本明确,因为这样的病例在风湿免疫科很常见。”

  在人民医院疑难病例的全院会诊中,半数以上病例是风湿免疫病,或与其相关。近些年来,风湿免疫科收治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疑难危重患者,成为北大人民医院外地患者比例最高的临床科室之一。

  风湿免疫疾病临床表现复杂、诊断难。栗占国要求全科的医师对每一位病人都要非常仔细地询问病情、查体及了解既往病史,从不典型或不常见的症状和体征发现线索,经风湿免疫科诊断出的疑难病例如神经性白塞病、木村病、嗜血综合症、SAPHO、POEMS、腹膜后纤维化、米库利兹综合征等等,不计其数。

  “过去说起风湿病,常被认为是不治之症。但随着诊治方法的发展,只要治得早,治得正确,大部分风湿免疫病可临床缓解或控制,甚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多年来栗占国一直在呼吁风湿免疫疾病的规范化和个体化治疗,让非风湿病专业医生和患者了解这类疾病,提早发现,及时用药。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他在《中华风湿病学杂志》和《中华医学杂志》等国内专业杂志至少发表了50多篇强调风湿病早期诊断和规范化治疗的“专论”、“述评”,堪称是国内宣传和普及风湿病知识的一面“旗帜 ”。

  在现今的医疗环境下如何做一个好的医生?栗占国认为有两个原则。一是医疗行为按照制度和规范进行,这样就不会出现原则性失误;二是要有责任心和专业能力,由此就会使患者得到恰当的诊治。

  在健康类网站上能看到成百上千条对栗主任的感谢信,“耐心细致”、 “有方法”、“医术高”是他们用得最多的词语,一位病人家属把栗占国比作冬日的阳光,是他照亮了全家人几乎冰冷绝望的心。

  栗占国教授常说:“我们面对的是病人,而非仅仅是疾病,从“病”到“病人”多出一个‘人’字,病患交流的情形就会大不一样。”

  栗占国认为优秀的医生应有三种境界。第一,要有过硬的医疗技术,诊治病人得心应手;第二,是要讲学术,始终在领域的前沿,了解国内外的专业动态;更高的第三境界,是要有自己的研究,对临床诊治中的问题,有所探索和见解。

  “栗占国教授有着长期的临床实践和深厚的学术背景。他优秀的国际交流能力加上谦逊的人格魅力,集结了国内外众多一流医院和科研院所的学者;他对学术的前沿了如指掌,并能及时应用和跟进。他的思维敏锐,总能把经验和国际进展融入临床及研究。”这是他科里几个高年资医师对他的评价。

学术为先,领跑类风湿关节炎研究

  类风湿关节炎是最经典的人体自身免疫病,其详细的致病机制至今仍未被完全了解,这也是栗占国教授一直以来的研究方向。在国外留学时,他开始从分子层面对类风湿关节炎的发病机制进行研究。类风湿关节炎的发生是由于致病性抗原激活血液中的某种T细胞并导致多种免疫细胞的异常,产生各种不同的细胞因子和抗体,然后会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引起一系列的免疫反应,从而导致血管和关节炎症而发病。

  多年来,栗占国以此为切入点,探索类风湿关节炎的分子发病机制,并围绕三分子复合物的核心——抗原多肽开展多肽免疫治疗的研究。

  栗占国先后得到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973计划的资助,并获得一系列发病机制及诊治方法的原创性成果,如类风湿关节炎致病抗原HPV-E47肽、致病性细胞Th-17-Treg和Tfh前体的发现,变构肽等新型免疫治疗方法研究,成为国内外类风湿关节炎临床和机制研究的引领者。

  最近,课题组在《免疫》(Immunity)发表了新发现的致病性pTfh细胞,引起国际免疫学界的高度关注。据悉这是第一次国内医生在这一国际著名的理论性免疫杂志发表论文。

  这些前沿性成果一方面是由于栗占国多年深厚的学术积淀;另一方面是因为课题研究了类风湿关节炎发病的始动环节,并证明了免疫治疗在这一疾病的前景。

甘为人梯育英才

  比起谈他自己,栗占国主任更喜欢谈他的团队,看得出他很为自己多年来培养的团队而自豪。

  从医院的材料上可以看到,在这个80余人的临床及科研队伍中,具备高级职称的15人,有12位研究生导师,其中博士生导师3人,有海外学习经历的17人,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的19人;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一项以上国家级项目的18人,其中5人牵头了国家或部级的重点和重大项目。

  在短短几十年的发展中,一个学科有这么多的成员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一个团队迅速闻名于国内外业界,这在临床医院中并不常见。

  栗占国一直强调,作为临床团队,首先要立足于临床,要有过硬的医师队伍。“没有科研思维和素质,临床发展必然受限。” 他在注重临床实践的同时,十分重视学生们临床思维和方法的训练,强调做学术型临床医师。

  在接手科主任之初,栗占国注重临床实践中的“传、帮、带”。“最初我们还谈不上教学查房,而是实实在在的医疗查房,重在解决诊治的实际问题,每次查房,我们都会把全病房所有病人全部看一遍,然后坐下来,一个病一个病的讲起。从临床表现到诊断到治疗,国际上怎么做,如何规范诊治,甚至从患者每个症状、体征讲起。”

  栗占国告诉他的团队:“科研题目出自临床。上级大夫回答不了的问题,查房时不敢肯定的观点基本都是课题。临床医生最根本的就是为病人解决问题,带着疑问看病和思考问题是做好医生的前提。”

  “以前,每次出国参加学术会议,本子上都会记下很多内容,回来后开科会,一屋子人坐在办公室,我会告诉大家会议上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动向和亮点,然后大家讨论,布置任务,查文献、做研究。现在基本不这么做了,因为每年全科都会有几十人次出国参会,高年资的各有各临床和研究的方向,所以,风湿免疫科不是我一个人似乎有一点点成绩,而是一个团队在发展。团队就是“势”,这种“势”会不断加强推进”。

  栗占国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临床经验和科研方法传授给大家。

  勤奋、敬业,是栗主任对团队成员的基本要求。他的学生说:“栗老师常说——只靠八小时很难成为好医生,太Nice的老板不是好老板”。临床大夫在承担繁重的临床工作的同时,还要完成自己的研究,利用的是业余时间,非常不容易。栗主任自豪地说,尽管医疗环境不好,但他的团队向上和务实,每个人都在努力。

  作为团队的“家长”,他关心每个人的发展,使每个人都有目标和追求;知人善用,他能把合适的人放在最能发挥自己特长的位置上。“我们临床分工明确,病房、门诊各有大组长和病房主任,三级查房各负其责。实验室分五个课题组,每个课题组都有其方向,无论是年资高的主任医师还是初入门的研究生都有适合自己的课题,有自己的长期发展目标。”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栗占国认为做博士论文不是目的,只是形式,训练的过程最重要。比如做研究,学生要知道怎样选题,选题后怎样解决问题,训练完成后,自然就掌握了做研究的要领。所以,我们每次的科研会所有人都会尽可能参加,学生了解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课题,而是所有的几十个课题,并从中学习怎么选题、研究方法和思路。”

  栗占国先后培养了90多名博士、博士后及硕士。如今,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有的已成为教授、博士生导师和学科带头人。靠着这种甘为人梯的精神,他带出了一个成绩斐然的团队!

 

  链接一:科室概况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风湿免疫研究所是国内创建最早的风湿免疫学科之一,为国家临床重点学科。2005年被批准为教育部重点学科,2011年成为教育部创新团队,2012年被批准为北京市重点实验室。

    目前,全科有80余人的临床及科研队伍,包括教授、副教授18人,主治医师及住院医师11人,护士(师)24人,副研究员/助研和实验员13人,在读博士后、博士和硕士研究生近30人。

    该科的各位教授在国内外的任职包括亚太风湿病联盟(APLAR)主席、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前任主委、中国免疫学会临床免疫分会主任委员、中华风湿病学会青年委员会副主委等。《Clinical Rheumatology》和《Int J Rheumatic Diseases》副主编,《中华风湿病学杂志》总编,《医学参考报(风湿免疫专刊)》主编,《Nature Reviews Rheumatology》、《Rheumatology》、《Current Opinion Rheumatology》、《Ann Rheum Dis》、《Clin Exp Rheumatology》、《中华内科杂志》及《中华医学杂志》等杂志的编委。《Lupus》及《J Rheumatology》等十几种中英文杂志审稿人。

    所获得的学术及荣誉称号包括:973首席科学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及吴杨奖获得者、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北京市科技新星、教育部新教师基金获得者、北京大学医学部优秀人才、优秀青年学者等。

    该团队中18人具备高级职称。12人有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及副博导资格。17人有在海外留学经历,并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英文论著。18人作为项目负责人各自主持至少一项以上国家级科研项目,5人负责国家级重点及重大项目。

    风湿免疫科为北京大学医学部风湿免疫专业博士、博士后及硕士研究生培养基地。作为牵头单位或项目负责人承担了97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面上项目、863项目、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等国家级重点及重大项目30余项。与美国、英国、瑞典及澳大利亚等国家建立了广泛合作。先后获得中华医学科技奖、华夏医疗科技奖、高校科技进步奖及北京市科技进步奖等国家及省部级奖励10余项。

    已在《Immunity》、《Ann Rheum Dis》、《Arthritis Rheum》及《Autoimmunity》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0余篇。其中英文SCI论文近百篇。主编、主译或参编了《类风湿关节炎》、《凯利风湿病学》、《Sjogren’s Syndrome》等30多部风湿病学专著及全国统编教材。

    针对类风湿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及干燥综合征等疾病,在国内外首先研究并开展了抗瓜氨酸化人乳头瘤病毒多肽抗体、抗瓜氨酸化纤维蛋白原多肽抗体、抗膜DNA抗体、抗核小体抗体、抗M3受体蛋白及多肽抗体、抗α-胞衬蛋白及多肽抗体等20多项新的特异性免疫诊断技术。同时,开展了T细胞疫苗治疗红斑狼疮等10余项新的免疫治疗方法。

 

  链接二:科研成果

    这支团队以类风湿关节炎(RA)的基础和临床研究为切入点,并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干燥综合征(SS)等自身免疫病的发病机制、诊断和治疗三方面展开,进行了一系列的临床和基础研究。可以说,在这三大疾病的研究上,北大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团队是国内最有成果的团队之一。不少研究居国际前沿。已有400多篇论著,近100篇在国外发表,其中不乏《Immunity》、《Ann Intern Med》、《Ann Rheum Dis》这些免疫及风湿领域的顶级杂志。这些成绩来自一个工作量不堪重负的临床学科!

    主要的研究成果在:发病机制、诊断和免疫治疗三方面:

    一、发病机制:

    团队在国内外最早发现了致病分子和细胞亚群。

    发现调Th17-like Treg在RA的致病作用。该Treg亚群的可塑性或不稳定性在关节炎症部位可能促进炎症发展,因而研究增强Treg稳定性的治疗手段,可能是保持免疫稳态、治疗RA等自身免疫疾病的新思路。

    前体滤泡辅助性T细胞(pTfh)的发现,是自身免疫病发病机制研究的重要突破。该细胞在类风湿关节炎等免疫疾病患者体内具有促进致病性细胞和抗体产生的重要作用,与病情严重程度相关,可能是疾病活动的监测指标。

    课题组还发现低氧和低氧诱导因子(HIF)-1α可激活天然免疫反应,诱发类风湿关节炎的发生。

    二、疾病诊断:

    建立了多种高度敏感和特异的类风湿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和干燥综合症的自身抗体测定方法,如抗膜DNA抗体、核小体抗体测定诊断系统性红斑狼疮;抗M3受体抗体和α胞衬抗体诊断干燥综合征;抗PAD、P68抗体测定诊断类风湿关节炎等共计近20种新型自身抗体的临床意义。

    三、免疫治疗:

    发现了用于治疗RA的新型多肽药物,首次设计并研究了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和应用前景的抗原变构肽,这种新型多肽能够竞争性抑制类风湿性关节炎抗原多肽和特异性T细胞相互识别的过程,并阻止下游的自身免疫应答,进而抑制和减轻类风湿关节炎的免疫及炎症损伤;还可以干扰与主要致病性抗原结构类似的多种抗原与免疫细胞的结合,阻止多种关节炎靶抗原的致病作用。在国内外首次将T细胞疫苗用于治疗红斑狼疮,并经临床研究表明其安全有效,被国际著名专著《Duboi’s Lupus》介绍。

(宣传部 徐璐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